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赤柱真人 >> 正文

【风恋】归(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陈林直愣愣地盯住表姐打开的手机屏幕,心口窝禁不住砰砰激跳了几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表姐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两个女孩子的影像,一个是他在家乡的女友许燕,一个是表姐要给他介绍的对象李娜。他觉得表姐是有意识把两个女人的影像放在一个屏幕上,这样就有了明显的对比意思。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吧。表姐很是洋洋得意地说,如果说在你们那个偏远的山沟小县城,许燕还算得上是个出类拔萃的女孩,可是跟省城里的女孩李娜一比,颜值气质风度作派,天壤之别了吧。许燕的爸妈只是个镇郊的菜农,李娜的父亲是省城计划单列市大区的区长,母亲是我们地税局的副局长,李娜本人从五岁学芭蕾,省艺校的校花,多少男孩子追她!现在省群众艺术馆做舞蹈教师。因为在爱情婚姻上受过几次挫折,爸妈要她找一个老实本分的男孩,不在乎家庭出身,只要人品好。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你。你不是跟我说,你一直向往能进入省城那家最大最有名气的华胜地产集团吗?只要她父亲一个电话,你的理想就能实现。我向她妈妈详细介绍了你的情况,她妈妈挺满意。你这可是一步登天啊!陈林!你不会还想回你们老家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吧?

陈林的心口窝又砰砰激跳了几下,他不知道自己是为许燕而激跳,还是为李娜而激跳,还是为能进入华胜集团而激跳。

这天,他又一次止不住心跳,他差不多提前一个小时来到幸福公园,站在小河边的凉亭前,眼睛盯盯地望着小河上的一座拱桥。忽然,他看见一个女人从拱桥上走下来,杨柳细腰,长发飘飘,短裙长腿,婀娜秀美,像哪个梯台上的模特,又像是哪个综艺节目里的女主持人。

你好!我是李娜。细长嫩白的五根手指伸了过来,陈林愣了一下,才慌忙伸出手,轻轻地握了一下那五根细白的手指。

你叫陈林,是吧?李娜挑了一下弯弯眉梢直接了当地说,你表姐跟我妈说了你的情况,我也通过我的一个同学,她老姨是你们系党支部书记,全面了解了你的情况。我处过几个男朋友,结过一次婚姻,都是大干部家庭,却都没有一个好东西。爸妈希望我能找一个老实厚道靠得住的男人,你表姐向我妈极力推荐了你。所以,我愿意和你见见面,认识认识。说说你对我的印像吧。

我……我……陈林依然止不住心跳,你……你挺好的,我没什么……脸一下子胀得通红。

李娜噗嗤一声笑了:你真挺有意思。你不也谈过女朋友吗。对了,你表姐说,你想进华胜地产,那可是省城最有名气的大公司。想进他们公司的研究生博士生,排大队。我爸和他们的董事长是朋友。没问题的。

说到这,李娜嫣然一笑。那一笑,竟然又让陈林的心激跳了两下,李娜说话的声音也如柔美的歌声:我知道,你刚毕业,一无房,二无车,也没钱。这些我都有,我只要一样东西,你的心。你一生一世都得对我忠心不二,对我说一不二地爱,我们的小家庭才会永远幸福,你也会前途辉煌,无可限量。

陈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此时的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李娜的话,因为许燕从来没有问过他这样的话。他的脸又胀得通红。

李娜又嘻嘻笑了,一笑,那两道黑黑弯弯的眉毛,就像燕子的两个翅膀在煽动,眼珠里火辣辣的光,就像闪电一般刺向他的眼睛,他就会很慌乱,当她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他的时候,他的心差一点蹦了出来……

然而,当他望着她婀娜的身影一点一点远去,心头上竟然涌起一阵强烈的酸楚。脑海里闪现出的是另一个女孩的影子,那个影子像一道雷电,向他的心头上猛击了一下,他的眼角边上似乎有一点泪花溢出……

现在陈林是坐在华胜地产集团二十二层写字楼的办公室的电脑桌前,对着电脑屏幕,心却又止不住激跳了几下。他是第一回做投标的标书,而且一做就是五家五个标书,还要做得巧妙有艺术性,这是部门朱经理给他布置任务时提出的要求。

他终于明白了,五家投标公司,一家是华胜,两家是华胜注册的空壳公司,另两家是关系户,其实除华胜外,其它那四家都是陪标的,所以要把那四家公司的报价做得都比华胜高很多,这样华胜就肯定能中标了。当然华胜要给那两家陪标公司一定的报酬,以后那两家公司需要华胜陪标,也一样办理。

这是部门朱经理交给他的第一份重要工作,他只能做好,所以,他十分小心翼翼,生怕哪里出现差错。加之总有一个念头在他心底盘旋,这不是明目张胆地做假吗?要是查下来,会不会是他的责任?所以他的心跳又止不住加快了。他的心跳加快,还有一个原因,他不知道今天晚上这一关,他怎么过?能不能过得去?

加班加到晚上七点半,终于完成了一个标书,一边往家走,一边在想那个事怎么向李娜交待和解释。在穿过一片小树林时,几只红嘴巴黑白翅膀的小鸟从他眼前飞过,他的思绪又飞回到了家乡山河县城北边的翠兰山,一到了放暑假,他就会和许燕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爬上翠兰山的山顶,站在翠兰山最高处的望夫崖上,县城的全貌一览无余,许燕就会指着镇郊的一块绿地拍着小手兴奋地说:那是我家的菜园子!我爸说今年我家全种有机疏菜,不上化肥农药,一色儿用农家肥。你家也能吃到有机疏菜了。

陈林和许燕,小学是同桌,中学还是同桌,一放了学,陈林就喜欢跟许燕到她家的菜园子玩,许燕妈就会给他们俩煮毛豆烧苞米,陈林吃得喷香。陈林还喜欢和许燕推着小车往县城里的小饭馆送菜,陈林家几乎常年不用买菜。许燕家的邻居,一个八十多岁老太太,两个儿子都在省城,每年春节才能回来看她一回,平日里买粮买煤劈柴担水,上医院看病,许燕全包了。有时候许燕也会拉着陈林和她一起去粮店,给老太太买粮,陈林会抢着替她背粮袋子。觉得自己也在做好事,也很有一种自豪感。

陈林,不好!许燕突然尖叫了一声说,我看见一个采药的老大爷,下到崖底下,老半天没上来,是不是摔着了?

翠兰山是张广才岭的一条支脉,山里有各种中药材,经常有人上山采草药,甚至兴许还能采到野山参,那可就值钱了。

我下去看看。

许燕帮助陈林用藤条拧成了一条藤条绳,一头拴在一块石头上,许燕紧紧拽住,一头系在陈林的腰间,陈林抓住藤绳,沿着崖壁,一点一点把身子顺了下去。老人挂在一根粗大的树枝上,已经昏迷了过去。令陈林和许燕没想到的是,这个老人竟然是他们县一中看门打更的王大爷。待老人苏醒过来,他们才得知,王大爷的老伴肝上长了一个肿瘤,要做手术切除,手术费得五六万块钱,王大爷拿不出那么多钱,就想上翠兰山碰碰运气,要是能采到一二棵野山参,能卖不少钱呢。

人老了,不中用了。王大爷长长叹了一口气,红肿的眼胞潮湿了。

陈林,我有一个想法。搀扶着王大爷下了山,看着老人一瘸一拐走远的身影,许燕对陈林说,你是咱们学校学生会的副主席,学生会能不能发起一次募捐,帮帮王大爷?

好。那我请示一下校领导。

许燕第一个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全捐了出来。

长长草绿色车皮的列车,黑黑的火车头呜呜地吼叫了几声,好像在催促他们赶紧上车,火车马上就要开了,两个人还是紧紧拥抱着不肯分离,许燕紧紧偎在他的怀里,他感觉到她的心在砰砰砰激跳,他的心口窝也酸酸的:燕,我一毕业就回来,咱们就在一起。永不分离。一生一世不分离——

泪水珠儿悄悄地滚落了下来,泪水珠儿把两颗心贴得更紧更紧……

永不分离——心口窝像被什么东西猛地刺了一下,很疼很疼。

他不知道该怎样向她解释,他不知道要给她写的第一封信该怎么写?

陈林努力驱赶着脑海里总是不断浮现的那个影子,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迈进家门时心还是激跳了几下。

李娜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看见他进来,放下手机,冲他甜甜地一笑说:又加班了吧?辛苦了老公!

说着从凉杯里倒了一杯水,送到陈林手里:累了吧?喝点水。你们经理说加班有饭,我就没给你做。吃饭了吗?

陈林接过水杯回答说:吃了。公司加班都有饭。

这个月你加了十几个班了吧?李娜又问,给了多少加班费?

给……给……陈林竟然结巴起来,给……给了几千……

几千是几千?李娜追问道。

三千八。陈林不得不说实话。

李娜伸出细长的手指,一双大而亮的眼睛盯住陈林有些胀红的脸。

陈林的脸胀得更红了。竟不知该怎么说话了。

是无私奉献给你大学那个相好的了吧?李娜歪了歪嘴角,大而亮的眼珠依然盯住陈林胀红的脸。

是是,是白丽得了白血病,同学们大家发起了募捐。陈林终于不得不如实说。

我就知道你们一直藕断丝连,李娜大而亮的眼珠忽的立楞了起来,结婚前我跟你说什么来着?除了我,你心里不许有第二个女人。

不不,不是。陈林辩白说,是她得了白血病,家里又很困难,我们班同学就发起了募捐。

她家困难,咱家就不困难了?李娜立楞着的眼珠,像有一道火光喷射过来,一结婚我就跟你说过,这个房子是我爸留给他大孙子的,咱们得攒钱买房子,光首付就得几十万,你还把钱捐给别人。房子还买不买了?咱家买房子谁募捐?你心里还有这个家吗?

我……陈林张了几下嘴,却不知说什么好。

别装大尾巴狼。这个社会没有免费的午餐。李娜讲起了她的大道理,没有我老爸打招呼,你能进华胜吗?没有我老妈的关系,华胜能对你高看一眼吗?计划处那个部门,多少人想进!那是个肥差,油水多。我可告诉你陈林,你要是对我有三心二意,对我不忠诚。我眼里可揉不进沙子。

说完这些话,李娜口气缓和了下来:下不为例。这回就算我们学雷锋了。又转换话题有些兴奋地说:省电视台要重拍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我们馆长跟他们的胡导演是朋友,他极力推荐了我,见了两回面,胡导对我印像很好,明天就叫我去试镜。我要是能进他们剧组,要是能演上女一号,我的明星梦就能实现了!

李娜很是兴奋:到那时候,你就给我当经济人。出一次台,就十万八万,咱们就买别墅,那种带一个很大很大花园的高级别墅。当然,我得先和胡导搞好关系,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陈林,我可告诉你,我不在家的这些天,你不许和那个白丽,还有什么许燕,有半点来往。李娜忘不了最后严正警告。

然而,陈林脑海里的那个影子,还是驱赶不掉,时不时就会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他的心口窝就会又砰砰砰激跳一阵子。

还有另一个女人那大而亮的眼睛,时不时会喷射出一道火光,那火光又时不时会变成一团烈火,让他的心跳加快。

大而亮的眼珠喷射出的烈火,直向陈林的眼睛熊熊燃烧过来,李娜冲陈林吼叫道:就是你那个不要脸的白丽,明目张胆跟我争,说她六岁就学芭蕾,说她得过什么什么大奖,参加过什么什么比赛,把胡导忽悠蒙了,觉得她比我更适合演女一号。这个骚货,肯定跟胡导睡了。你还给她募捐?她要抢我的饭碗,毁我的前途,你知不知道?

一阵连珠炮,把陈林打蒙了:白丽,没听说她会跳芭蕾呀?她刚做完移植手术,怎么会?……

去,陈林。李娜命令道,你现在就去找那个狐狸精白丽,叫她马上退出。要不然,我对她不客气!

陈林一直如坠五里雾中,自从大学毕业,自从进入华胜地产,他就没有和白丽联系过,捐款是交给了班长老徐,他连白丽的电话都没有。

怎么着,你去不去?李娜逼问道。

老徐告诉我说白丽手术康复后就去了南方,陈林如实说,自从毕业,我们就从来没有联系过。

没联系?李娜完全不相信,没联系,你怎么捐的款?

是交给了我们班长老徐。

别跟我整景。你到底去不去?

那我先打个电话,问问老徐。

这时李娜的手机响了,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娜姐,咱们弄错了,不是那个白丽,那个白丽做完移植手术就回南方老家了。是另一个白丽,就是在网上做主播的那个白丽,参演过二部电视剧,跟胡导很熟,我的意思是,咱们先在网上发动进攻,铺天盖地的贴子,集中在生活作风上,一准能把她搞臭。她就得彻底扣停,彻底没戏了。

行!好!就这么办。李娜表示完全同意,你辛苦啦!

李娜说完,又对陈林说:你也别闲着,你也写几个贴子,发到网上,发到你的微信群和朋友圈。一会我叫他们把题纲发过来,你照着编内容。

听了李娜的计划,陈林沉吟了片刻对李娜说:李娜呀,听我劝你几句。陈林耐心地又直言不讳地劝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都不容易,白丽跟你一样,都想演这个角色,对她来说,也是个不可错过的机会。所以,她跟你竟争,也属自然。但是,毕竟你比她年轻,无论身材颜值气质,都跟角色的形像更接近。所以,你占有很大的优势。如果你要那样做,要是叫胡导知道了,你想一想,他会对你有好印像吗?那不是弄巧成拙、适得其反了吗!恐怕只会把事情弄坏,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癫痫病患者的饮食
北京最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重庆治癫痫的医院哪家专业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