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等黎妃香水怎么样 >> 正文

【江南小说】蔷薇童话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有时候,暧昧并不是爱情。有些遗憾,不是因为爱的太深,而是因为爱的不明。

胜放如蔷薇的青春里,我们不是人偶,我们都有权利,选择与守护自己的爱情。

1、

萧蔷第一次近距离的见到熙薇的那天,天空似水一样打磨过的澄清,几朵飘忽不定的流云随着清浅的微风摇曳,而她就在一大片紫红的日光下,蹲在马路边,安静的抽着烟。

微红的直直的长发,穿着白色束身的校服,刻有花边的短裙下,露出细腻白皙的大腿,耳边带着两个蔷薇花饰的耳环,笑起来时很明媚也很妖艳,像一朵隐藏在日光下的血色蔷薇。

他走到她的身边时,她正在一口一口的吐着烟圈,一圈一圈的CAPRI香烟里微卷的带有清香的气味发散出来,迎面吹来,倒有些清新凉爽。

但萧蔷不喜欢,无论是这个香烟的味道,还是她的装扮。他认为这不是好女孩该有的模样,却实不是。

萧蔷就这么站在她的面前,细碎的阳光,和着七月蔷薇的艳香,一切看来是如此的美好与柔软。

熙薇看到了沐浴在日光下的少年,散碎的头发,阳光的侧脸,和那一双冷漠淡然的眼睛。她不明白,为什么,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为什么这么冷,她四下里打量了一下自己,也许,是讨厌自己吧。呵呵,她在心里自嘲的一笑。

她灭掉了手上的CAPRI香烟的烟头,最后一股微香也在日光的蒸发下消散。这时,她的眼睛撩起一阵妖娆的雾气,朦胧的,看不清的。

背光的少年,蓝白条纹的衬衫很配他干净、纯彻的气质。萧蔷还是直直的站在她的面前,没有说什么,只是递过来一个浅蓝的袋子,袋子上刻着美丽的英式条纹。

她对他妩媚的一笑,却是有那么几分娇媚的样子,伸出白皙的手臂,纤柔的手指接过了袋子。

“小嫱给你的,说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萧蔷看她接过了袋子,淡淡的说道,只是话语里没有任何感情。

她接过袋子,打开一看,竟是一瓶Moschino香水,爱情香调的。

她对他调戏的一笑。

“你看,这是什么,香水诶。你不会暗恋我,所以冒小嫱的名送给我吧!”

“这,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小嫱托我送给你的。”

他见袋子里装的竟是香水,也一下子懵了,连忙说道。

“哦,是吗。”她柔美的眼神风情万种,瞄了他几眼,让他浑身不自在。

“嘻嘻,骗你的啦!谢啦!”

她突然一下子笑了起来,蔷薇耳环在微微作响,眉角边的笑意看起来柔美清新,略带妩媚。

他不知道,这句略有深意,有看似无意的话,是对小嫱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他没有再说什么,准备转身离开。

“喂,你不会对我说一句祝福吗?木头人。”她见他不说一句话就走了,不免有一点气愤,难道自己这么可怕吗?再讨厌自己也不用这样的。

他无奈的转过身来,生硬的说了句“生日快乐”,听不出有太多真心诚意。

她还是欣喜的说了句“谢啦”,笑容似盛开的蔷薇,咯咯作响。然后跳上路边一个男生的单车后座,向着萧蔷挥了挥手,就那么渐渐变远。

2、

萧蔷闻到了一股有些清淡又有些浓郁的蔷薇香,很舒服,这时,他不知道是为什么。

看着熙薇逐渐模糊的背影,他心中的怒气此时才慢慢消散。他很不喜欢这样的女生,甚至厌恶,尽管这样的女生妖媚,美丽。

他不明白问什么小嫱会和这样的女生成为朋友,并且是很好的朋友。她们明显是两个世界的人,熙薇是那种妩媚到极致,艳丽到危险的蔷薇,而小嫱,只是一朵清新的不染任何尘埃,干净纯洁的小雏菊,这样的两人,本该是没有任何交集的,可偏偏在一起。

小嫱是和他一起长大的,从小就是邻居,可谓是青梅竹马。都互相看着彼此从一个又脏又笨的小孩子长成清丽脱俗的少女,与白衣飘飘的少年。

他们之间,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比水更清澈,但又比茶更香醇的感情,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秘密,尽管有,也是为了不让对方伤心。这是一种超越友情的感情。

而熙薇,只是小嫱的小学同学,初中分在不同的班级,高中又在同一个班。这也许是一种缘分,小嫱是这么对自己说的。萧蔷想。

萧蔷不知道熙薇小学的时候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不过,从现在来看,也好不到那里吧。无论怎么看,她都不像是一个好学生。

尽管她的成绩优异,体育也好,还会画画,在学校也永远是受人议论的异类。可在萧蔷看来,她彻彻底底的不是一个好女生,一个好女子。她永远也无法改变她的妖媚,那危险的气息。

学校里流传的版本不同,不过也有很多,无不是说着她如何在小小年纪就懂得装出一股媚态,喜欢掀开校服上衣的扣子,喜欢在夏天穿超短裙,露出白皙的大腿,喜欢穿耳洞,还带着蔷薇似的耳环,头发也染了红色的鲜艳,看男生喜欢昧着眼睛,像是调情一般。她的身边每天都有不同的男生,身后永远有那么一群人。

因为如此,所以他不喜欢。是的,他不喜欢这样的女生,不喜欢,不仅如此,还很讨厌。

萧蔷的母亲,就是这么一个妖艳的女子,美丽而危险,最后抛下了萧蔷,跟着另一个男人跑了。

美丽的女人,往往是外带着致命的诱惑的,不知道她们艳丽的外表下在想些什么,也许很快就会消失,像从未来过,又从未离去。

萧蔷,他,从小就恨死了这样的女人,包括女生,也一样。

虽然萧蔷很不喜欢熙薇,但却从不在小嫱面前多嘴,说些什么。与他一起从小到大,无所不谈的小嫱,是他一生所要守护的,他从不阻碍她的交往,自然,也没有权利剥夺。

小嫱总是微笑着说:“萧蔷,熙薇其实是个很好的女生,只是你不知道。如果你真的了解她,你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萧蔷对此也只是看着小嫱那清纯的面容,少年的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她好与不好与我无关,我只是,想就这样,看着你,守护你,就好。

他相信自己绝不会喜欢熙薇,下辈子也不会。

3、

萧蔷有时,因为小嫱的关系,也会和她们一起出去,逛街,亦或是买东西。

尽管如此,不可置疑的是,萧蔷和熙薇永远保持着距离,不知是刻意,还是有意。小嫱永远被他们围在中间,一直是如此。

小嫱有时和熙薇拉在一起,单独说话的时候,萧蔷就一个人默默的走开,不去打扰这一切,只是静静的跟着她们身边。

当小嫱与自己说话的时候,萧蔷会侧过身子,微微一笑,淡去眼神的冷漠,安静地听着小嫱把话说完,再不可置疑的点点头。

熙薇低头走路的时候,也不时的瞄瞄萧蔷,这个少年,真的好温柔,好暖,像阳光摊在手心里的感觉,暖暖的。也许,只有和小嫱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会有这般明丽的笑颜吧。熙薇想。

安静的。

温柔的。

纯洁的。

明媚的。

这个少年的微笑,只有再和小嫱说话时,才会显露出来,没有任何提防。柔软而美好。那是,围在自己身旁的男生所没有的明亮。熙薇从未见过,不过,这感觉真好。

小嫱去上厕所时,萧蔷也是刻意的回避熙薇的目光,这时看来,两人的目光,一个向左,一个向右,永远没有交合。

“你真的,有点讨厌我哦?”熙薇调皮的一问,染色的红发在微风中烂漫的飞舞,她用水轻轻一拨,妩媚的笑道。

萧蔷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小嫱离去的方向,回过头来,看着熙薇妩媚的笑颜,眼神微微一眯,还是没有说什么。

“你等等,我去买饮料,待会小嫱估计会喝”萧蔷像似在躲避熙薇的询问,并不直接回答,找个话题岔开了。

说着就要离开。

“你还没回答我哩?”熙薇半开玩笑的娇笑道,虽然很不经意,但似乎有些在意。

萧蔷抬了抬眼眸,不敢直视熙薇的眼睛,只是淡淡的说道:“还好,还好。”

萧蔷宽厚的背影在日光下折射出挺拔的影子,熙薇顿时觉得这个少年的肩膀一定很温软,很可靠。

“还好就是讨厌我了,是不是?”

真的是有点诚实呢。熙薇心里这样明朗的想着。

熙薇总是喜欢习惯性的仰着脸,这样,明亮的日光下,她的面容开起来妩媚而明丽。

不时,小嫱出来了,熙薇对着萧蔷笑了笑,便向小嫱走去,自然,萧蔷也在后面。

在熙薇看来,萧蔷永远像一个保护着公主的骑士,可惜,公主不是她自己,是那个像小雏菊般淡雅的小嫱。

小嫱手里拿着萧蔷买的茉莉花茶,明亮的笑着,那声音清脆好听,萧蔷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而熙薇,听着小嫱的笑声,也沉默的笑了起来。

萧蔷这时看到熙薇笑起来的模样,扬起脸庞,眼神不再有了那一丝挑动,含杂着淡淡的哀伤。

他明白,这不是她该有的微笑,只是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她为什么而笑。

也许是注意到了萧蔷的目光,熙薇向着萧蔷抛来一个妩媚的微笑,粉红的唇彩妖娆无比。

看着熙薇嬉笑的样子,萧蔷的火气莫名的又升了出来,所以说,他很讨厌熙薇,很讨厌,很讨厌。

是的,很讨厌。

4、

萧蔷的记忆里,小嫱说她永远也没有看见过熙薇流眼泪,她说,她是个坚强的女生,永远也不愿在别人面前流泪。

萧蔷想,熙薇,她若是流泪,也一定是蔷薇第七夜里玩偶的眼泪,真实得痛彻心扉。

萧蔷每次问小嫱,问她为什么这么喜欢熙薇的时候,小嫱总是说,她很坚强,我很羡慕她。他总是无时无刻的微笑着,像是没有忧虑,没有烦恼一样。我想做像她那样的女生,真好。

傻丫头,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萧蔷每次总是揉揉小嫱柔软的细碎的头发,像宠着蔷薇第七夜里的那些玩偶一样。

萧蔷想,也许,她也许是很坚强吧。但,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做你自己,我就很快乐,就很好。

她还算是坚强吧。但至少,一生一次,萧蔷便见过熙薇的眼泪。

萧蔷也许不知道,他是此生,第一个见过熙薇眼泪的人。

虽然,那只是一个意外。

晚自习下了以后,已经是9点多了,这时,夏季的天空,还不算是太过黑暗。隐隐约约,路灯折射的微弱的光还照得亮前方的漆黑公路。

干净的马路,稀疏的树影,路上没几个人,显得有些寥落与冷清。

走出学校,在昏黄的灯光下,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色校服,单格子短裙的少女,长长的发丝在路灯的照耀下,魅惑迷离,有点淡淡的绯红。

走进了一些,萧蔷才发现是熙薇。

白色单格子校服上有一些隐晦不明的污渍,像似被人泼了什么东西似的。额头上有一丝浅浅的伤痕,左脸有一个手掌印,嘴角略带有一丝淤肿。

看这样子,准是没来上课。萧蔷的眼神中又有了一丝厌恶。但,看着熙薇凌乱的艳丽,心里却又有一丝怜惜。

即使如此,熙薇的脸上仍然没有一丝哭过的表情。眼角边,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但,这是在她还没有看清来人是萧蔷之前。

当淡黄色的晕光将萧蔷的轮廓照得清晰的时候,熙薇原本淡漠的表情在一瞬间有了破碎的痕迹。

她微微的侧过身子,别过脸,将之藏进浓密的夜色里,不想让人看见她的柔弱。

“你,出了什么事了。有什么麻烦,就和我和小嫱说,我们,我们会帮你的。”

沉默了一会,萧蔷还是说出了这句话来。

熙薇想象平时那样妩媚的带有调戏的一笑,可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她在萧蔷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怜惜,是对自己的怜惜。

她微微的一笑,眼泪就直接从眼眶里掉了下来,并且哗哗的,流了一地,沾湿了衣襟。但两颊依旧是干的,包括眼角。

路上的街灯稀稀疏疏的光影斑驳在两人身上,彼此都显得格外安静与冷清。甚至连彼此间的呼吸声都微微可闻。

“萧蔷,你知道我多么的羡慕小嫱吗?我多么多么希望我是小嫱?”

“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每个人都有没个人的好。”

“那你会不会像对小嫱那样对我好?”

萧蔷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拴住了,厚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陌生的情感和莫名的情绪在心里交织着,最后纷飞破碎。

那些本想敷衍的话此刻却生生的卡在喉咙里,想说又说不出来。

“这么晚了,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不要,我没有家”

熙薇的泪水汹涌而出,像似没有得到答案的撒娇与绝望,转身就跑。

萧蔷下意识的去追,在浓密的夜色里,扯住熙薇的手臂,想往回拉,也许是用力过大,熙薇的整个身子,也一起拉了回来,倒在了萧蔷的怀里。

怀里的熙薇在轻轻地抽泣,她在一瞬间感觉这个怀抱好暖,好宽心。

夜的吟唱,与风的烂舞,交织在耳畔,和着熙薇浅浅的抽泣声。萧蔷这时不知如何是好。

“萧蔷,这就样,抱着我好吗?我感觉好温暖。请你以后不要再讨厌我了,好吗?其他人我不在意,但请你,请你一定不要讨厌我,好吗?”

5、

萧蔷始终没有直面的回答熙薇的话。但自从这次以后,熙薇也逐渐回归了一个平常女生的样子,尽管看起来仍是那么令人生气,不过在萧蔷看来,也不是那么令人厌恶。

像是知道了刺眼的眼光,有时也会有别样的温柔,萧蔷的心,也逐渐释然,也逐渐习惯。

河北小儿癫痫病的治疗
北京癫痫病医院在哪
长沙什么癫痫医院比较好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