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飞机杯使用 >> 正文

【风恋】攥着的手机丢了(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时间:2017年12月15日

十七点三十分准时下班,一天的疲劳此刻化为轻松。我快速有序地收拾着办公位上的东西,关上电脑。然后背着挎包,匆忙走出办公大楼,向车站方向走去。天暗淡了许多,大街上,霓虹闪烁,路灯拉长了行人的身影,川流不息的车辆则更加凸显周末“迫切回家”的这般情景。

还算顺利吧,刚刚来到车站就迎来了公交车,也就是一刻钟左右我就到了平时换乘的车站(西三旗桥北),等待着下一趟公交车的到来。夜幕下,我看到许多站在站牌下的上班族们萎缩在厚实的冬服里,一个个带着帽子、口罩和紧紧缠绕在脖子上的围脖。几分钟过去了,等待的车辆始终没有到来。迎面,一辆辆其他班次的公交车在绿灯的放行下,缓缓驶入车站。每一辆公交车的到来,立马呈现出像泄洪般一样的人群涌入车门。

十二月份的傍晚,天气昼夜温差较大,白天4度,而夜晚已达到零下6度左右。东面近在咫尺的龙冠商厦,高大的广告牌上,那些穿着时尚的明星们,冷眼看着寒风中有血有肉行走着的凡间,和“亮灯爬行”的车辆。哼!不服吗?哥就是一张照片也比你们疲于奔命的挣得多。呵呵!咋地。疯狂的音乐透过夜空贴着冷风擦过你的耳畔。其实,我知道你很烦,最烦的是这音乐总是在下班之后,一厢情愿地贯穿给你的耳朵。为什么?因为那些“官”噪音的同时下班了。哈哈!有点意思。

车站站台下方的马路上,早已站着许多张望等车的男男女女。一些细长腿,穿着单薄的女孩,在原地不住地随着音乐的节奏,走来走去以驱赶寒冷。而那些穿着长款羽绒服的人们,带着上衣连体的帽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并不时扭过头望着从北面过往的车辆。只有那些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操着家乡带“范儿”的口音,不厌其烦的和身边的哥们聊天,仿佛这个冬天不属于他们。时而还发出一阵笑声,惹得身边一位大爷从羽绒服里探出头来,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哼!得瑟啥啊!感冒了,自己找罪受吧。更有上镜的,一位小伙子抽着烟,不住地在稀稀拉拉的人群中走来走去。身旁,一位中年妇女看了他一眼,匆忙走开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那些背着电脑包的IT们,在张望公交车的同时,还不住地和身边的熟人聊着什么。另外,有几个耐不住性子的年轻人,在马路边不住地倾斜上身招手示意亮灯的TAXI。更多的人们则继续在等待,或者闲聊近来火灾疏解加快的根本原因。低廉破旧的平房,或者官方没有发本本的自盖房,统统被视为疏解的对象,这也许就是关键问题纠葛的开始。

大街小巷,时而可以看到一个简单的,不规则的圆圈里,随手写着的一个“拆”字。可别小看这个“拆”字,它绝对不亚于一个红“章章”。嘻嘻!暂且不论。至于那个“拆”字远看也好,近看也罢,实在不敢恭维,这样的字体也只有小学生的水平了。在美学观点上,我还是赞同好看规范的书写体并举手表态。嗨!我还真把自己当“角”了。

剩下的就是关键的关键问题:房子少了,就应了那句“物以稀为贵”的话题。这不,房东李大爷说了,他的儿子即将结婚,他已在四环给儿子买房了,贷款还利息,唉!没办啊!谁让咱是普通老百姓,能有啥招?看看!租金涨了,他老人家还叫屈呢。

可叹这些北漂们,在这个古色古香的大都市生活了N个春秋,甚至已生产了第二代人。可最后怎么样?还不是无奈地选择回了家。也许,回家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车来啦!”不知谁喊了一声,人们呼啦一下争抢着向车门跑去,公交车无法按照轨迹到达车站停驶,只好“感叹”着停驶在拥挤的人流边。

“别挤,先下后上。”售票员打开车窗看着窗外的人群招呼道。

“你!快下啊!”穿着高跟鞋慢吞吞下车的女士,招来了车下男青年的吼叫。此时,车上的人还没有完全下来,溜边的人已开始往上挤了。

“哎哎!慢一点。”

“哎呦!踩住脚了。”

“先让孩子上。”

“挤吧!这是远郊最后一趟车了。”

“哎!刷完卡往里边走。别挤了,刷卡吧!没座了。”售票员看着拥挤的人群,和颜悦色地对着大家疏通劝解说。

“大家站好了,关门,关!往里面再进去一点,关!”

“开门,没关上,门口哪位,要不你在等下一辆吧。”

“我不等,在上一步。我挤……关门,快!”那个背着包,身体强壮的男青年,用力向车上挤去。每挤一次,都能听到人群中从嗓子发出异样“哎哟”的声音。好歹挤上了,不过,一声喊叫,再一次证明挤车的男青年的力气是足足的。

“好啦!开车!”

车缓缓启动了,挤上来的人们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车上,肩挨肩人挨人密不透风,中间的甬道里也站满了人。而站在门口的人们,则用手用力地撑住门框,生怕被挤下上车的台阶,或者身体错位而踩着了别人。不大的车厢加之女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的增强,双臂护胸或者把自己偌大的包包放在前面。同志们想一想,直溜溜的一个人,增加了枝枝叉叉会是什么感觉?也许是累了,也许是上车后的安心。此刻,车厢里安静了许多。

而坐在座位上的乘客一个个闲着无聊,大多是用手机打发时间。看视频,玩游戏,用微信聊天……部分人则闭目养神。

……

“哎!我的手机丢了。”不知谁冲着售票员高声喊了一句。

“你的手机是怎么丢的?”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没等售票员回答抢先问了一句。

“我上车时手里还拿着,上车后,就发现手机没了。”丢手机的小伙儿一脸懵然,直愣愣地看着问话的,戴眼镜的青年嘟囔了一句。

“手里攥着丢的?”

“乖乖!不会吧!这也太神奇了,难道说小偷也会魔术?”

“真没用,手里拿着还会丢,要是带上媳妇弄丢了咋办。”

“就是,这种人不配娶媳妇。”

“这话说的,事儿没那么大吧。”

“呀!我的手机……手......找着了,在另外口袋里,吓死我了。”旁边,一位扎着小辫的女孩一阵惊悸并自叹自语,让周围的人们无奈地翻着白眼看着她。

“哎哎!大家不要说了,帮忙找一下好吧,兴许掉在下面了,大家低头看一下。”

“咋低头呢,人都快挤出油了。”

“是啊!别说低头了,缝隙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过去。再说了人头又不是长颈鹿,弯度没那么大吧。”话音刚落,引来人们一阵大笑。

“大家可以用脚踩一踩,觉得搁脚了,不就是了嘛。”

“这办法鲜哎!不过,手机要是找着了,也该换新的啦!”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哎!小伙子,你找人打一下你的手机,看是不是丢在车上了,听到一声音大家也好帮忙找啊!”不知哪位支了一句聪明的招。

“哎哎!别说话,通啦!通啦!……哎!又挂机了。”帮忙打电话的女孩刚刚还是兴奋的样子。末了,又无奈地对着大家说了一句。

“哎!再打!”说完,丢手机的小伙又念了一遍号码。不过,这一次确确实实打不通了。接着打,哎!还是打不通……

“报警,我的手机里好多个人信息呢。”

“是啊!银行卡,随手拍。关键是绑定银行卡,科技发达了,这玩意儿,简直就是命根子了,这一丢联系人都找不着了。”一位操着京腔的小伙子解释到。

“小伙子报警了,大家帮忙配合一下,到站了都不要下车啊。”

“哦!报警了,幸亏前方的一站我不下车,不然,等多长时间谁晓得呢?”

“哎!这满满的一车人都跟着倒霉吧。”售票员刚刚说完,乘车的人们就开始议论了,说什么的都有。当然,更多的是埋怨。

“哎哎!别说啦,到站再说吧。”

车继续向前行驶着,车内没有了吵嚷,没有了抱怨,没有了说笑,没有了议论,只有均匀与不均匀地呼吸,和相互揣摩的心跳声。这手机到底丢在了哪里?是在车里丢了吗?还是真让小偷……这人也真够笨的。再看看车上人们的脸上,颜色也差不多啊!这不是废话吗?都是中国人能不一样!小偷脸上能刻字吗?

……

“温榆河畔到了,各位乘客请刷卡下车……”客车上传来了甜美圆润的广播器报站声。

“哎,到站了,打电话催一下。”

“应该来了吧,刚出站就打了。”

“等一会吧!警察叔叔很快就来了。”

“希望时间别太长,累了一天了。”

大家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窗外,一辆辆到站的公交车打开了车门,下来了一个个疲惫的下班族们。此刻,想趁机捞一把的小贩们不住地高喊着,让车上饥饿的北漂们多了一份情绪,惆怅。十多分钟过去了,警察叔叔还是没有来到这里。

“打电话再催一下,我饿了。”

“是啊!都一天了,眼看着到家了不能下车,烦!”

“我比你还烦呢,七八个朋友在饭店等着我举杯哪,这事赶的……”

“各位乘客,大家配合一下,丟手机的人也很着急,警车一会儿就来了,大家耐心等一会儿。”售票员见状急忙开口说话,稳了一下大家的情绪,并解释了一番。

“保安呢,让保安找,保证不了安全还叫啥保安。”

“问一问,手机是啥牌子的值多少钱,值不值得这么多人等。”座位上一个带着口罩的中年男士慢悠悠地说。

“等不等先不说,坐一次公交车还赶上非正常‘管制’。这往哪儿说理啊!”另外一个座位上戴着帽子的男士不屑地说着。

“快一点吧,我还要换车呢。这么晚了等不到车咋弄?”一个穿着貌似保洁的大爷小声嘀咕了一句。

“大家等一会吧,派出所离这里不远,没准是逆行,在绕道过来吧。再耐心等一会儿。”一个中年妇女从座位上站起来安慰着大家说。

“是啊!谁丢了手机谁着急,这该死的小偷,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偏选这一行,要是逮住了好好收拾他一顿。”一位戴着眼镜的女士,接过话茬同情地说。

“大姐看您说的,这时间,这损失,谁赔偿呢。”一位站立在拥挤夹缝中个子不高的小伙子,探着头愤愤不平地回了一句。

“不如这样吧!和丢手机的人商量一下,让他领着大家到饭店搓一顿,这等也就等了。”

“哼!手机也不知值几毛钱,搓空气吧。”

“哎哎!在催一催,警察来还是不来!不来,把车开到派出所吧!给警察叔叔省点油。”一位蓄着长发的青年瞪着眼,歪头看着后面说。

“这种事车开到派出所又能怎么样?见怪不怪呗!没准儿小偷早下车了。”

此刻,人们的情绪又一次膨胀上升了,也开始了大声指责。

“会来的,咋说也是首都的警察,好歹也比俺家那嘎达的警察有效率。”挤在人群中一位四十多岁大叔级别的男士,看着身边年轻的男青年说。

“小伙子,你说话啊!一部手机让一车人在这里等你,你安心吗?”一位高个子男青年,不知咋地火一下子被点着了,冲着后面吼了起来。

“你的手机值多少钱啊,这么多人累了一天了,等手机?还是等警察?”

“要不开前门吧,后门丢手机了,让后门的人去等。”

“不行啊!一开门就控制不了,我们要负责任的。”售票员见有人提议开门,觉得这一次可动了自己的奶酪了,急忙开口,几乎是带着哀求的声音对着大家说。

这时候的人们可不管那么多了,在经过了几番波动,情绪的煎熬已达到了非要沸腾的边缘,骚动已是必然。周末,下班,放松,吃一顿北漂安稳的饭菜。或是喝一口小酒,或是一家人,或是幼小的子女,或是小两口……好不容易又是周末。哎!放松了。刚上车时的矜持,内心被怀疑的那道防线,一切一切的幻觉,都被那个小伙儿手攥着的手机丢了,弄砸了,事弄大了。此刻,不知谁高声喊了一句,有孕妇受不了了。声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悲愤地哭泣声。

“我要回家,给我开门!”说完,那妇女大声哭了起来,也许这就是人们最后的心理防线的导火索点着了。顿时,整个车厢开始了骚动。指责声,叫骂声,一起指向那个丢手机的小伙子,也有的在指责那位女售票员。

“小伙子你看还等警察吗?”

售票员满脸委屈无奈地问了一句。

“说话啊!站出来!让大家看看他的模样。”

“说话啊!这时候,认怂了,你还是不是大老爷们!”

“孕妇出事了,可是两条人命啊!谁负责任?”

愤怒的人们大胆地发泄着自己的情绪,顾不得自己在首都渗透学习模仿的那点文明礼仪。什么IT,办公室,身份职务的,统统被眼前一己私利抛到荒郊野外了。仔细想也是,大家都是普通人,就这样憋着你,不让你走,没情绪才怪呢。话反过来说,你再清高也不能当饭吃。没有钱租不到合适的房子,不照样卷铺盖卷滚蛋回老家嘛。再说了,首都是全国的中心,国际大都市,疏解也是势在必行,不是啥样子的阶层都可以在这里安营扎寨。净化空气和霾拼命,我双手赞成。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让所有来到北京旅游的远方朋友看到蓝天,不亦乐乎。

关乎眼前,小伙子的心里防线终于被大家愤怒的情绪冲垮了,压塌了。

小伙子同意了,他说他放弃报警了。他放弃了,一种幻觉顿悟:公交车开到派出所,一个个排队听候警察安排,询问,笔录,仪器搜身……这些都可能吗?

我也是醉了。是警察没来,还是小伙子放弃手机了。不!是警察叔叔没时间放弃了丢手机的小伙子了。

到底什么是癫痫病
癫痫的原因及治疗方法
癫痫治疗费用大概多少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