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高尔夫球场大全 >> 正文

【丁香·丁香花开】你什么都没有看到(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整整一个下午,阿旺都坐在树荫下出神,他不时地看向左手边不远处的邵福家,那是村里少有的几栋二层楼房之一,这还是邵福不想显摆,不然他会盖一栋三层或四层的楼房,相比之下阿旺家的房子就寒酸多了,阿旺家还是三间草房。

这狗日的。阿旺吐了一口唾沫。

邵福家和阿旺家本来相隔很远,有个几里地。后来邵福看上了现在的地基便搬了过来,这本来与阿旺并不相干,阿旺也不会介意的。邵福家盖了楼房阿旺就介意了,不到一泡尿远的两家就有了鲜明的对比,就成了别人指指戳戳的对象,阿旺就想争回这口气。

争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缺少经济基础的阿旺就为钱发了愁。

自邵福家房子盖起来的那一天起阿旺就有了自己的规划,除了省吃俭用外就广扩财源,在外打工期间什么脏活、苦活、累活别人不做的他做。几年下来也积攒下来不少钱,但想盖起一栋房子还差的很远,东拉西扯借了一圈后还差一点,少了这一点阿旺就不敢开工。

如果再等两年阿旺就不会如此犯愁,可阿旺一天也不能等了,儿子的对象放出话来,什么时候新房盖好了什么时候结婚。阿旺想抱孙子,这盖房就同传宗接代挂上了勾,盖房也就成了当务之急。

阿旺想借钱却没有地方可以借了,他想来想去就想到了邵福,邵福家有钱但邵福从来不借钱给比他穷的人,就是他亲爹亲娘都不行,阿旺除了是他的邻居什么都不是,借钱也就成了不可能的事。阿旺苦思冥想了一个下午也没有想到一个能打动邵福借钱给他的办法。

阿旺看了一眼邵福家紧闭着的大门,不知为什么邵福家的大门常年关闭着,这让阿旺望而却步,他鼓起的勇气也因为这扇大门而灭火了。不到万不得已阿旺是不会敲响这扇大门的。阿旺站了起来,向邵福借钱是他盖房子的唯一希望,他豁出去了,无论结果如何他都应该试一试。

雪儿走了过来,看到了树荫下的阿旺,她向阿旺笑笑,叔,乘凉呐。

雪儿是青山的女儿,她是来找邵福借钱买化肥的,阿旺看着她敲响了邵福家的门就后悔没有抢在雪儿的前头去借钱,如果邵福将钱借给了雪儿就绝不会再将钱借给他,邵福会有一个充足的理由,瞧,你不早说,钱已经借给雪儿了。

邵福家的大门打开了,邵福探出头来左右看看然后才堆着笑脸对雪儿说,大妹子请进。

雪儿看看邵家的宅院有些顾忌,没有迈步。她低声地说明了来意后羞怯地低下了头。邵福笑容可掬地说:“就这事儿,进来吧,我拿钱给你。”邵福痛快的回答并没能解除雪儿的戒心,她犹豫不决。邵福说:“进来吧,我又吃不了你。”雪儿只得跟了进去,在进去的时候她回过头来向来路望望,她没有看到阿旺。

阿旺已躲到树后面去了,他不想让邵福看到他。在以后的岁月里他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当初他站在原地不动,邵福一定能看到他,邵福还会不会邀请雪儿进去呢?当然没有如果。阿旺看到雪儿进去后大门关上了,他的心也莫名地紧了一下。

多年以后一个问题困扰阿旺,那就是,那天在雪儿走进邵福家以后他为什么不去敲门?如果敲了门,也许就不会有什么事发生,他也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那天他是想过要去敲门的。

雪儿走进邵家后好长时间没有出来,在这段时间里阿旺的心一直受着煎熬,这是因为他清楚邵福的为人,邵福好色许多人都不知道,但瞒不过阿旺的眼睛,阿旺和邵福住的近,他就比别人多看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邵福对大姑娘小媳妇动手动脚的举动除了当事人知道外,就只有阿旺知道了。所以邵福对阿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什么都没有看见,是吗?阿旺会木然的点点头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当事人不说他说什么呢。于是邵福就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将口袋里吸剩下的半包烟塞给阿旺,这多半是阿旺没有抽过也抽不起的烟,阿旺也就不客气,接过烟在鼻下嗅嗅然后装进了口袋。

这样想的时候阿旺打了一个寒战,他站起身来向前走了几步,雪儿很长时间没有出来,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雪儿你好傻啊,你不知道邵福是个色鬼吗?这一进去岂不是羊入虎口,邵福是不会轻易放过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阿旺向前又紧走了几步。

在离邵福家的大门还有三五步的时候,阿旺停下了,他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去敲门,如果万一没什么事岂不就尴尬了。虽然他可以用借钱来掩饰,发生了这样的事邵福是不可能借钱给他了,想到他的利益,想到那个万一,阿旺放弃了敲门的冲动往回走了。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溜走了。

雪儿还没有出来,阿旺这回真坐不住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雪儿出事,今后他也无颜见青山大哥了,要是村民们知道了他见死不救会吐沫星子淹死他。再说邵福能不能借钱给他还是两说,他看了一眼自家的房基,大不了今年就不盖了,阿旺走向了邵福的家。

这次不需要他敲门了,事实上他这次只走了两家间的距离一小半。邵福家的大门突然打开了,雪儿冲了出来,她头发蓬乱衣衫不整,显然是经历了一番激烈地搏斗,她的手上拿着镰刀,是这柄锋利的农具让她有机会打开了大门,冲出大门的雪儿犹如受惊的兔子从阿旺身边跑过。阿旺看到了她的惊慌,还有她的愤怒,阿旺甚至在雪儿的眼睛里看出了对他的不满。

邵福出来的时候雪儿已经跑远了,他显然怕被镰刀砍伤才远远地躲着雪儿,现在估计雪儿跑远了才敢出来。他的眼睛里依然有着恐惧、懊恼和不甘,他望着雪儿离开的方向发了会呆才定下神来,他看到了一脸尴尬的阿旺。

邵福走向了阿旺,递给了阿旺一支烟并替他点着,然后他自己点燃了一支。烟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阿旺喷出一口烟,烟雾在他的眼前缭绕着,邵福的脸便看不清了,他不知道该向邵福说什么。

邵福先说话了,他说:“阿旺,听说你想翻盖房子,这是件好事啊,如果手头紧你只管开口,我别的帮不了忙,帮点钱还是可以的,谁让我们是邻居呢。”

阿旺没有想到借钱的事一下变得这么容易,他知道事情变得容易的转机来自哪里,因而他没有接话,随着飘荡的烟的香味邵福将剩下的大半包烟塞到了阿旺的手里,阿旺木然地低着头用脚踢着地上的土旮旯,他听到邵福说:“你什么都没有看到,是吗?”

邵福走了,他是哼着一首阿旺听不懂的歌走的,他没有等阿旺的答复是因为他觉得不需要,这是一种自信也是一种蔑视,阿旺很气恼。

阿旺仿佛已经看到他的二层小楼拔地而起了,他也有了一张向人炫耀的名片,在乡村房子就是名片,就是身份的象征,你就是再富有,如果你穿的破破烂烂住在破旧的茅草房,你在村里走一圈没有一个人会跟你打声招呼。小楼对阿旺很重要,小楼盖好了,他就可以为儿子张罗娶媳妇了。

紧跟着抱孙子这些添丁添口的喜事会一桩接一桩地向阿旺走来。可阿旺的心里却没有喜悦不起来,他想到了雪儿心情就一下子变得沉重。他觉得对不起雪儿,虽然他没有去祸害人,他却有着帮凶的感觉,这也是他到现在还没有趁热打铁到邵福那取钱的原因。

吃过晚饭以后,阿旺的心情依然处在纠结中,他在要不要去邵福家取钱?邵福的许诺无疑是诱人的,是他难以抗拒的,他曾经为筹集盖小楼的钱伤透了脑筋,现在天上掉馅饼了他却在想这个馅饼里是否有毒,他吃了会不会有事。

阿旺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邵福是借钱又不是白送给他,虽然这里面有着某种交易,但这对雪儿一家并没有直接伤害,这样想的时候阿旺的心坦然了不少。

借钱是理直气壮的,盖楼是天经地义的,阿旺不愿再多想了。

在借钱的路上却发生了变故,明明是向右走只需十分钟就能到邵福家,他却向左用了将近半个小时走到了青山的家门前。多年以后他多次想这个问题也没能想明白。他只能用鬼使神差来解释,其实他是有答案的,只是他不愿意说出来。

在距离青山家大门不到一米远的时候阿旺惊醒了!他这时候到青山家是不合适的,雪儿不可能不将白天发生的事告诉她的父亲,说不定会扯上阿旺,这时贸然进去,青山问起来他该如何说?这事回避都来不及阿旺还能往枪口上撞?除非他是傻瓜。

屋内传出雪儿的声音:“我明天就到公安局去告他。”

雪儿沙哑的声音低沉而悲愤,雪儿在说话前一定经过了长时间的哭泣,但哭泣并不能减轻她的悲愤和委屈,于是她选择了更直接有效的办法。

你还嫌丢人不够?青山怒吼起来,你去告他就能扳倒他?结果只能是败坏自己的名声。

青山是想息事宁人吗?阿旺想这似乎不符合青山的秉性,青山不是忍气吞声的人,而是那种一点就着的火爆脾气,睚眦必报才是他认识的青山。

屋内传来霍霍的磨铁器的声音,这声音让阿旺恐惧,这下糟了,要出大事了,阿旺想阻止青山的鲁莽却深知他劝阻不了,在屋外暗影里的阿旺急得直跺脚。

雪儿惊恐地问:“爸,你要做什么?”

“我要劈了他,也算是为民除害。”青山回答的很平静,好像在说别人的事。

雪儿叹口气说:“这样也好,可以出口恶气。可是,爸,您想想,把邵福杀了,你再去给邵福抵命,村里人同样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家就剩下我孤零零一个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爸,你不要有后顾之忧,放手去杀了邵福这个畜牲,你走后,我也不活了,死之前我会放一把火烧了这个穷家。”

雪儿及其冷静地说完这番话,大概起身去找自杀的工具了,这番正话反说镇住了青山,磨斧子的声音停下了,阿旺听到当啷的声响,青山丢掉了斧子,青山一定是在抱着头非常痛苦,他是不能丢开女儿的。青山愤愤地说了一句,“这口气我怎能咽得下啊!”

“只有一条路,去告发他,用法律保护自己。”

青山说:“这毕竟是未遂事件,邵福要是矢口否认,法律也是拿他没有办法的。”

雪儿说,“我有证人啊……”

阿旺没有等雪儿说出他的名字就落荒而逃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阿旺躲着青山父女,青山父女却要找阿旺。俗话说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这天阿旺正在田埂上转悠,听着那稻子拔节的声音,这声音细微、清脆,一般人是听不见的,但阿旺听得见,他喜欢听这个声音甚至有些痴迷。他太痴迷了,没有听到脚步声,看到走过来的青山,他想躲已经躲不了啦。

青山在田埂上坐了下来,阿旺也只能坐下来,接过青山递给他的烟荷包,卷了一个大炮筒,掏火柴的时候他的手碰到了那半包烟,他很想给青山来一根,想到是邵福给的便改变了主意,在青山面前那半包烟无疑就是炸药。

阿旺不看青山是他不敢看,此刻他心虚的厉害,他将脸朝向稻田的方向看着正在生长的稻子,这样他的心就会充实一些,能让庄稼汉内心充实的东西不多,丰收的庄稼就是其中之一,当然房子也是,想到房子阿旺的心又虚了起来。

青山刀刻似的脸上满是沧桑令人不忍目睹,才一夜的功夫他的鬓角发白了,青山的眼睛里射出的是忧伤、愤怒和希望,这种复杂的眼神只有饱经阿旺不敢看青山的眼睛,他希望用沉默应对过去这难熬的一刻,当然,这样的想法是不现实的。

“阿旺老弟,我不说你也知道我为什么事找你。”青山说话了。声音低沉而沙哑,这一夜他一定没有睡,同时抽了许多烟。阿旺想,他对青山充满了同情,这样不幸的事搁在谁身上都会被压垮。

阿旺依然沉默不语,眼睛看着天边处连绵起伏的山,山被灰色的云压低了只留下淡淡的山影,他在想着怎样回答青山的话。其实,他在见到青山的那一刻起就在想着怎样回答青山的问话,这是一个难题,到现在他都没有想好。

沉默良久。

青山只能将话挑明了:“阿旺,我想让你为我作证。”

青山说话虽然很简洁,但心虚的阿旺是明白的,此刻他不能不说话了,但他依然装糊涂:“啊啊,让我为你作什么证啊?”

阿旺的心更虚了,他想立即从青山的身边消失,那样做就等于告诉青山他是知道雪儿被邵福侮辱的事,他不想给青山作证,可会彻底得罪了青山,青山会活劈了他。

天空聚集着乌云,沉重的黑色压在地面上,青山不满地看着阿旺,他解开胸前的衣扣,阵阵热风立即灌满了他的胸膛,面对装糊涂的阿旺他真想给他几个耳光。青山没有这样做,是他心里还有希望,希望阿旺能改变主意站出来作证,于是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用近于哀求的语调对阿旺说:“雪儿说她从邵福家逃出来的时候见到了你。”

有雨点落了下来,阿旺站了起来说了句“要下雨了”。这是离开的好机会,他说:“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你让我怎么给你作证?”

违心的话他同样对邵福说过。

青山将拳头在自己的胸部擂得咚咚响。

他克制着情绪说:“做人要讲良心,你很快就会为儿子娶媳妇了,想想吧,狗能改掉吃屎?你们两家离得这么近,邵福是近水楼台,到那一天你会为今天的姑息养奸后悔的!我会看到,全村人都会看到。”

阿旺打了一个趔趄,青山的话狠狠地戳在了他的心上。

癫痫短期内能治好吗
腹型癫痫能治愈吗
贺州哪里有颠痫医院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