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吉林敖东延边药业 >> 正文

【流年】乌兰察布之恋(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清早,孟根毕力格从乌兰察布火车站下了夜班,刚躺在床上,打算好好睡一觉,电话响了,是妹夫阿瑞打来的电话。孟根毕力格心里有点烦,什么事情啊?明明知道我今天下夜班,还不让人睡个好觉?

“哥,求你了,帮我找一找乌兰托娅吧,她和我生气拿着公司的银行卡和房证、土地证走了,去哪里啦,我也不知道,简直是人间蒸发了,电话关机,工作单位没有,到处都没有,所有的朋友都没有见到她。”阿瑞焦急地说。

“你怎么惹她了?”孟根毕力格很冷静地问,他相信自己的妹妹一定是有原因的,要不是忍无可忍的事情,她不会这样做的。

“说实话,是我的不对,我和几个新结交的朋友搓麻将输了十万元。我错了,哥哥,我要找到乌兰托娅,我向她保证绝不会有第二次……可是她不给我改正的机会。”阿瑞蛮有理由的说。

“这么说,是我妹妹错误比你大,对吧?好,你既然那么有道理,你自己解决吧,我上了一夜班,还没有睡觉呢,没工夫管你的事儿。”孟根毕力格不客气地挂了电话。

阿瑞再打过来,孟根毕力格就不接了。阿瑞最后发了一条短信:“哥哥,乌兰托娅是我最喜欢的女人,如果她不能原谅我的错,哥哥你也不能帮助调解我们之间的矛盾,那么我也不想活了。这条命给你们,足够道歉了吧。”

孟根毕力格看到这个短信,有点担心,别弄出人命来,那就坏了。于是给阿瑞打电话,关机;给乌兰托娅挂电话,关机。突然想到乌兰托娅和他有一个QQ群,群里只有他们兄妹两个,那是他们两个说悄悄话的地方,于是打开了电脑,给妹妹留了言:“小妹,你好,哥哥知道了你和阿瑞闹矛盾的事情,请你抽空给哥哥回电话,别叫我担心。阿瑞情绪很不好,我担心他出事儿,一会去他的住处看看,你是个懂事的好妹妹,千万别叫妈妈爸爸担心……”

然后就去妹夫家,看看阿瑞是不是做傻事。结果刚刚打开房门就闻到很大的煤气味,赶紧跑去厨房关了煤气,打开窗户门,跑到外面,拨打了120……

故事需要从2001年春节的前夕说起。那年春节,家里只有老母亲、儿子和阿瑞一起过年。儿子小小年纪失去了母爱,母亲和儿子在贫困的老家过着清贫的生活,他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应该怎么给母亲和儿子一个温暖的家呢?他静下心来想了很多事情,这些年来他虽然成长为一个八级焊工,技术已经到达焊工技术工人的顶峰,但是总给别人打工也挣不到很多钱,仅仅够一家人吃饭的,要想再婚、生子必须有一定的金钱和地位。因此,他考虑到自己创业。最后决定过完年要亲自带着儿子去内蒙古闯一闯,那里还有自己一个知心的蒙古朋友在等着他呢。他把自己这几年来的积蓄分了两份,少的一份,留给母亲在老家生活用,多的一份自己带出去开始创业。为了预防资金不够,他还从哥哥以及伯父他们那里借来十万元钱。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他只有创业才有出路。还好,他现在已经不是三年前的穷小子了,他是一个身怀绝技的八级电焊工了,在这个处处都搞建设的社会里,他的焊工技术到处都有用武之地。

他给自己的几个同学好友打了电话,约他们一起到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去创业,他说:“创业的风险我一人承担,你们只要干活拿工资就行了,工具设备和材料投资以及租厂房等等事情都是我来承担”。朋友说:“我们拥你做我们的头儿。”至于这个头是什么职务谁也没有说。阿瑞明白自己就是创业者,也是经营者,说白了就是一个农民企业家。

列车停靠在乌兰察布市集宁火车站。张阿瑞带着儿子张海涛下了车。这时候才凌晨四点。像刀子一样的塞北风使他们真正感到了寒气逼人的滋味,他们需要就近找一家旅馆住下来。

“师傅,请问这附近有旅馆吗?”阿瑞问一位铁路员工。

“有,就在左边100米的地方,有一家城建之家旅社,都是外地来的人居住的,你去看看吧。”铁路员工带有职业特点的指路方式,使阿瑞很满意。

他带着海涛顶着塞北的寒风来到了城建之家。

“请问师傅,你要住店吗?我叫乌兰托娅,今天晚上我值班。”阿瑞走进旅店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穿着蒙古袍子的姑娘很礼貌地问他。阿瑞看着这位蒙古姑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乌兰托娅高高的个头,白净的脸庞,大眼睛,双眼皮,睫毛很长,忽闪着的眼睛就好像电影里的蒙古姑娘一样。身穿大红的蒙古袍子显得格外动人。

“住店,有两个人的房间吗?我包一间。要大一点儿的,最好是套间,可以做卧室和办公室的那种。”阿瑞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面前这个初次见面的蒙古女孩。

“有啊,你住多长时间?”乌兰托娅问阿瑞的时候,也在仔细观察面前的男孩,他身高马大,脸面却带着几分稚气,黑里透红的肤色,炯炯有神的双眼,一种山东男人特有的豪爽之气,正对蒙古女孩的脾气。

“先住着,如果感觉合适就住上一年。”阿瑞痛快地说。

“好的,来,拿出身份证件,登记一下吧,”

就这样,阿瑞住进城建之家5楼18号房间。阿瑞暗暗惊喜:518,我要发,这不是我故意挑选的房间,是上天的安排,难道冥冥之中,上天在眷顾我吗?他默默地想。

对于阿瑞来说,他目前没有时间去舔自己的伤口,他需要为儿子、自己和远在故乡的母亲挣一份家业,其他什么都是无法顾及的事情。他给知心的蒙古朋友额尔顿打电话,得知额尔顿正在外地做生意,暂时无法回来帮他。但是他给阿瑞提供了一个线索,建筑公司第一大队有一个仓库和一片空地,可以用来做工厂,而那里的负责人是额尔顿的朋友巴特尔。当天晚上阿瑞就找到了巴特尔,向他租赁了那个厂房,还挂靠在建筑公司第一大队进行营业。于是他打印了五百份广告,按照邮局电话号码册上的地址寄了出去,这是他能想到的宣传方法。在陌生的地方做生意,需要有客户的支持才行。他想,只要寄出去的广告有百分之一的几率,自己就可以赚到钱。

这天上午,阿瑞刚起床就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乌兰托娅。今天乌兰托娅穿了一件红色的羽绒服,围着一条雪白的长毛兔围巾,忽闪着长睫毛的大眼睛,十分美丽动人。

“请进,刚起来,你看我这屋里乱的。”阿瑞不好意思地说。

“您好,您是公司老板吗?我是《乌兰察布日报》的通讯员,我们在征集申办北京奥运会的签名,您能代表你们的企业签名吗?”乌兰托娅说。

“能,能。不过我先要问问你,你不是本旅店的员工吗?怎么又成了报社的记者?你能帮我在报社发一个广告吗?”阿瑞如同在黑暗中见到一丝光明,他追问乌兰托娅。

乌兰托娅说:“那好,我首先回答你的问题,我是本旅店的正式员工,同时也是一名兼职记者。然后我们要互相帮助,你在我这里给申奥签名,一个签名30元钱,可以在我们报纸上刊登您的公司名字和业务联系电话。另外,我可以帮助你联系做广告的事情。要知道我现在是记者,有权利帮助你做这些事情。”

于是阿瑞拿起笔在乌兰托娅指定的地方签上了自己和公司的名字。公司的名字是乌兰察布建筑公司油罐厂。乌兰托娅说:“我感觉你最好在报纸上发广告,报纸的受众多,而且信用比较好。我可以帮你。”阿瑞听了,十分高兴,他想:“这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吧,这个只有一面之交的乌兰托娅竟然要帮我这么大的忙,她肯定是我的贵人。”

于是他们马不停蹄地来到《乌兰察布日报社》广告部。何主任给他们拿出价格表。阿瑞一看价格表感觉太贵了。但是,他没有说嫌贵,而是委婉地说想发一些照片忘记带了,明天再来。

出了广告部办公室的门,乌兰托娅问:“你什么意思?怎么这样处理问题呢?”阿瑞说:“乌兰托娅,你帮忙帮到底,能不能帮忙打折?”

“打折?广告费也能打折?”乌兰托娅第一次接触这种事情,没有想到阿瑞是想以便宜的价格做广告。可她毕竟是报社的记者,脑子反应快,很快想起一个人来,她说:“这个问题比较难,但是还有一点儿希望,可以求我的老师帮忙,他是报社的总编,应该有面子。”阿瑞听了,十分高兴地说:“我就知道,你会帮助我的,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了观世音菩萨,她告诉我说有个贵人要帮我,看来你就是我梦中的贵人啦”。乌兰托娅说:“少说废话,要想广告费打折,赶紧收拾收拾跟我走,咱们立马就去找我师傅马耕田,他可是一个勤劳的老马,去晚了就找不到了啊。”

阿瑞没有来得及吃早饭,匆忙给孩子洗了脸,帮他穿好衣服,对乌兰托娅说,走吧。乌兰托娅一看还要带着孩子,就说:“你们这些个体户,工作和生活总是搅合在一起的。去报社谈正事,你带着个孩子干啥?”阿瑞说:“没办法,我儿子才四岁,他不敢自己在屋里玩。”于是,他们一行三人前往报社,去找主编大人马耕田。

马耕田的办公室是一间宽敞明亮的大房间,收拾得井井有条,看上去很有品味。这让阿瑞感觉十分拘谨,可是儿子张海涛却十分兴奋,他一进门就抢着说话:“伯伯好,我爸爸是来找您帮忙的。”马耕田正忙着收拾桌子上的文件,看见小朋友就来了精神,赶紧拿起一个文具盒送给小海涛,说:“小朋友,你真有福气,这是昨天一个朋友送给我的,我今天把它送给你好吗?”张海涛也不客气,不顾爸爸的阻拦收下礼物说:“谢谢伯伯,这个礼物我很喜欢。我希望您也送给爸爸一个礼物。”

马耕田很感兴趣说:“我只有一个文具盒,送给你了,还能送给爸爸什么礼物啊?”张海涛说:“你能帮助爸爸发广告,让更多的人和爸爸做生意,那样我们就有钱把奶奶接来一起生活了……”

乌兰托娅和阿瑞听了张海涛的话都感到有些别扭,赶紧把这个不懂事的孩子推到门外面,让他老老实实在门口候着。然后乌兰托娅对师傅马耕田说出了自己带着阿瑞来的意图。说话间乌兰托娅夸了阿瑞几句,什么农民创业者,有抱负的青年等。马耕田本来就是个热心人,他答应帮助和广告部门沟通一下,叫乌兰托娅帮阿瑞写一个好一点的广告词,最好把自己企业的产品照片发上去。

告别了马主编,阿瑞对乌兰托娅十分佩服又很感激,他执意要请乌兰托娅吃午饭。乌兰托娅说:“谢谢你的一番好意,我必须回家,不然我妈妈会着急的。你也赶快回去准备照片吧。”

阿瑞突然拉住乌兰托娅的手,说:“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你就是我的贵人,我怎么能连一顿饭都不请你呢?”

乌兰托娅很严肃地说:“松开你的手,我告诉你,我是一个严肃的人,妈妈对我要求很严,我是出于一个记者的责任感来帮你,你不要胡思乱想,再这样,我以后不帮你啦。”

话说到这个份上,阿瑞只好说:“对不起,我是真心感谢你。”

乌兰托娅说:“知道了,谢谢。”然后就搭乘公交车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乌兰托娅刚到值班室,还没有看交接班记录呢,阿瑞就带着孩子来了。他说:“乌兰托娅同志,我求你一个事儿,今天我要出去见一个客户,你帮我看一会儿孩子,叫他在值班室玩,你看着他别乱跑就行了。”说完话,不等乌兰托娅答应,就匆匆离开了。

小海涛倒是很懂事,他坐在值班室的椅子上看画报,看好一份,放回原处,再看另一份。画报看完了,阿瑞还没回来。乌兰托娅看看表,自己中午还要回家呢,弄个孩子怎么办?带回家,妈妈一定会怀疑自己不好好工作。放在值班室,出了问题怎么办?

正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海涛对乌兰托娅说:“阿姨,我困了,想睡觉。”乌兰托娅就把他安排在值班室的单人床上。然后给哥哥孟根毕力格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不能回家吃饭的理由,让他去陪妈妈爸爸吃午饭。在铁路火车站当值班长的哥哥已经结婚了,有一双儿女,他今天休息。他接了电话,愉快地带着一双儿女去母亲家吃饭了。

乌兰托娅正琢磨着去旅社的餐厅买些饭菜给海涛吃,阿瑞急匆匆地回来了,他买了盒饭。海涛听见爸爸的声音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原来他根本没有睡觉,他是假装的,这小子鬼精。乌兰托娅说:“张老板,你事情办完了?”

阿瑞一边吃饭一边说:“有点眉目,可是遇到了困难。噢,对了,铁路机修厂你有熟人吗?他们那里有一个闲置的院子,当个工厂正好,可是没有熟人担保,我怕人家不愿意租给我这个外地人。乌兰托娅,你能帮帮我吗?”

乌兰托娅没说话,她一边吃饭一边琢磨能不能帮这个忙。阿瑞看出了她的犹豫,很恳切地说,我可以和你签个合同,如果工厂赚了钱,给你百分之一的提成,或者我预付给你五千元保证金,你给我当个保人。

乌兰托娅说:“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也没有熟人,我去和你去差不多,准是白跑一趟,我哥孟根毕力格和那里的人比较熟,可是我不能把哥哥拉进来,一旦你不守信用,那不是害了他吗?我在琢磨:这事情怎么办比较好呢?”

阿瑞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说:“我一定守信用,你约哥哥出来,咱们吃个饭,我亲自和你哥哥谈谈。”

乌兰托娅说:“不行,不行,我哥哥最讨厌吃饭的时候谈正经事了,你为了求他办事请吃饭,他会生气的。”

早期癫痫该怎么治
癫痫疾病治疗方案
精神症状的癫痫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