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人教版数学必修四 >> 正文

【笔尖】斗转星移,你是我的温暖(中篇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第一章:生命的遇合

袁熙从医院出来,感觉有点累,吴鹏的胃癌切除手术很成功,这让她欣慰很多。

天阴沉沉的要下雨,无比的压抑让她感觉胸口气闷。现在只想漫无目的地走走,最好下点雨,让清凉的雨水冲刷一下浑浊的大脑,身心都清爽一下。

雨,一滴一滴真地下起来,打在地面上溅起点点尘土,土腥味弥漫在空气里,路上行人匆忙的四处躲避。袁熙停下来,仰头望望天,伸手试了试雨,然后继续慢条斯理地走在雨中,好像老天真的很体谅她,就应了她的心愿。

几个路过的人回头瞄了瞄这个在雨中散步的女人,都就走开了,这个世界奇怪的事情太多,喜欢淋雨不算什么稀罕事。雨水顺着袁熙头发、脸颊流下来,身上的衣衫被淋湿,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袁熙就这么走着走着。

一辆黑色的轿车在袁熙身边停下,车门打开,一个男子从车上下来举着伞走到袁熙身边。

“小姐,您需要伞吗?这样会生病的,要不你上车,想去哪里我送你。”男人看上去三十岁的样子,高大的身材袁熙需要微微仰头才能看到他那双深邃的眼睛,略带沙哑的男中音很悦耳。

“谢谢你!我不需要伞,只想淋雨。”袁熙望了一眼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然后抬腿继续走。

“可是这样你会淋病的,看你现在全身都湿透了,也该淋够了吧?适可而止吧。”男人举着伞罩在袁熙的头顶,执拗地坚持着。

“你这人真有意思,我淋病了关你什么事?不过,谢谢你的好意,我真没事。”说着说着,袁熙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喷嚏‘阿嚏,阿嚏’,唉!这喷嚏打得真不是时候,袁熙心里说。

“你看,还是上车我送你吧,为好玩淋雨病了不值得,你不会是想去医院吧?”男人看着袁熙的狼狈样笑着说。

“你送我?现在吗?”袁熙一听到医院浑身一紧,想想医院里那憋屈的感觉,她才不想去医院呢。

“是呀,你不敢上车吧?”男人微笑着,眼睛弯月一般,右边嘴角一个酒窝很俏皮。

“看在你酒窝的份上,让你送我回家吧。”袁熙很直接的把自己想的话说出来。

“呵呵,看来我还要感谢我的酒窝呢,来,上车吧。”男人拉开车门让袁熙上车。

“把你的车都弄湿了,真不好意思!”袁熙看看车里干净整洁,再看看自己湿漉漉的衣衫,真有点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快上车吧!再不回家换掉湿衣裳,你真会生病的。”

“阿嚏,阿嚏!”天哪!这些天的疲惫让她觉得自己的体质真的有点不妙了,袁熙坐在副驾驶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男人开车把袁熙送到她家楼下,袁熙谢了谢他好心送自己回来,下车被冷风一吹一阵哆嗦,和男人挥挥手跑上楼去,突然想起还没有问人家的名字呢,赶紧跑下来,车子已经开走了。

……

几天后,袁熙和朋友约好一起出来吃饭,在饭店门口她又看到了雨中伞下那双深邃的眼睛,他们点头微笑。上次送她回家,男人把车停在楼下,袁熙谢过他就上楼了,都忘记问人家姓名,想想只当是一次偶遇吧,不需要知道那么多。现在又遇到了他,算是机缘吗?就算偶遇,世界还真小。

“你好!上次淋雨没生病吧?”男人微笑着问

“你好!上次还真谢谢你送我回家,没生病,还算不错,就是忘记问你的名字,应该好好的感谢你!”

“呵呵,举手之劳,只是遇到了,顺便送你回去,不要客气!”

“我叫袁熙,是杂志社编辑,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不要客气。”

“我叫秦岭,很高兴认识你!”秦岭伸出手和袁熙轻轻握握手。

“那就这样,我先走了,朋友在等我呢,再见!”

“好的,你忙,再见!”

和朋友告别后袁熙又去医院看望吴鹏,吴鹏自从手术后身体恢复得还不错,幸好有袁熙这个朋友经常去看望他,陪他聊聊天,和他说说笑笑,给他送去一些吃食,让他心里轻松不少。

最近,写稿子编辑文章累得袁熙腰酸背痛,浑身都僵硬了。决定下午去疯狂一下,去年开始学跳热情奔放的肚皮舞,袁熙喜欢在这种热情奔放的舞蹈中舒缓自己的压力,释放激情,让自己整个人像火一样燃烧。火红色的舞蹈服正适合她现在想要表达的心情,她要燃烧自己。

简晓慧是在这里认识的可爱女孩。袁熙去医院看吴鹏时又遇到她,才知道她在吴鹏住院的那家医院做护士,两个人很合得来,她们因此成了朋友。

更衣室换完衣服,俩人有说有笑的一起走出会馆,门口对面的停车场上走过来一个男人,向晓慧摆手招呼,袁熙无意地望过去,惊讶那双深邃的眼睛再一次相遇,两个人四目相对不由得哑然失笑。是两次偶遇的秦岭,秦岭微笑着向她们走过来。

“你们好!晓慧,大都临时有急事过不来,我正好附近办事,他让我来接你。”

“嗯,我知道,大都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还麻烦你,真不好意思。”然后简晓惠转过头来介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杂志社的编辑兼撰稿人——袁熙。他是我男朋友的好朋友秦岭——服装设计师,拥有自己的贸易公司。非常有能力、有魅力的男人。”

“晓慧,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秦岭有点不好意思,然后转头对着袁熙:“你好,袁熙,这是我们第三次相遇吧,今天要去哪里?不知道我是否能有幸送你?”

“你好,是呀,这是第三次遇到你了,你们先走吧,我就不麻烦你了。”

“原来你们见过呀!那正好,我就不多介绍了,不用客气的,秦岭是我男朋友的铁哥们。”然后转头对着秦岭说:“秦岭,她要回家,也是顺路的,你就多送一个吧,嘿嘿!送这么个大美女你一定乐意的!”简晓惠嬉闹着说:“袁熙你就别客气了,一起走吧。”晓慧不由分说把袁熙拉上秦岭的宝马。

袁熙和秦岭算是正式认识了。他们之间本来就有好感,交流起来非常愉快,你来我往中慢慢地熟悉了解。从相识到熟悉,从熟悉到了解,从喜欢到爱,爱这东西真是奇妙,像一颗种子慢慢发芽长出叶片,开出美丽的小花朵,他们相爱了!

袁熙朦胧悠远的眼神让秦岭迷醉,第一次见到她雨中的背影就觉得很亲切,恍若隔世般的熟悉,那时不知不觉的就想和她认识;袁熙也喜欢秦岭深邃的眸子,笑起来像弯月,透着成熟稳健,还有脸上那个酒窝平添几分可爱成分。

秦岭在大学学的纺织印染,后来又进修了服装设计。现在和朋友合资开着一家服装公司,他负责设计和银行贷款方面的事宜,朋友万总负责销售和生产,他们公司的服装远销非洲国家,今年订单排的满满的。秦岭有时忙得只能住在公司,和袁熙大多时间也只是电话联系,或者两个人上网聊天。

时间就像离弦的箭,飞一样转瞬而过,他们已经认识一年多了。

秦岭喜欢叫袁熙——妮子,这丫头有时候可爱得不得了,乖巧得像只小猫儿,歪在你身边不声不响地靠着你,有时候刁钻执拗起来能把你鼻子都气歪了,秦岭恨得咬牙切齿的想把她吃掉。

袁熙有时候也忙得不能自己,为了赶稿子,甚至忙个通宵也是常事,和秦岭的联系很多时候只限于电话和网络,和别的恋人相比见面的机会不算多。

她给秦岭取了个绰号——嘎嘎。他小时候是个嘎小子,总闯祸,被爸爸罚站在太阳地里,几乎昏过去,大雨里罚站也是常事。另外秦岭为逗袁熙开心,总在网络里‘嘎嘎’的笑,嘎嘎就成了袁熙对他的昵称。

最近袁熙总感觉秦岭身边多了女人的影子,女人的直觉很灵敏,那个影子是来自银行的尤玥。秦岭也曾和她提过尤玥,银行主管贷款业务,曾经美国留学,学习金融管理,现在公司贷款都要经过她的手,秦岭说他们没什么,就是客户关系,业务往来。袁熙眨巴眨巴眼睛没说什么,也许是自己敏感了,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章:尤玥

袁熙还没下班,就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是尤玥的电话,约她在今生有约咖啡馆见面。袁熙有些小意外,自己的电话她怎么知道?再说找我干嘛?我又和银行没什么业务来往,一定和秦岭有关,心里充满好奇就去赴约了。

这个尤玥值得介绍一下:父亲是商人,母亲是企业干部,自己留美学的金融管理,现在银行主管贷款业务,人漂亮能干,善于交际,追她的男人成打,可是她就偏看上了袁熙的男朋友秦岭。秦岭的公司需要银行贷款,业务上认识了尤玥,尤玥一下子被他的气质和谈吐吸引,展开攻势猛追。可是秦岭好像对她没那么热情,后来她知道秦岭有女朋友了,就想方设法找来袁熙的电话,她要让这个小编辑看看,自己才是最适合做秦岭女朋友的合适人选。

袁熙到时,尤玥已经在窗边的座位上等着她。长长的披肩卷发野性而时尚,会说话的大眼睛放射着角斗士的光芒,嘴角一丝傲慢刻在这个26岁女孩白皙的脸颊上。

见袁熙走过来,她只欠了欠身体算是打招呼,看着眼前这个神情自若的女子落座,顺滑的黑色长发披散在后背肩头,浅蓝色的棉麻上衣,白色亚麻长裤干净利落。侍者端上咖啡,尤玥还在端详袁熙,仿佛要从她脸上、身上找出点什么,是什么吸引秦岭难以舍弃?

“你好,是尤玥吧,我们第一次见面,找我有什么事?好像我和你们银行没有什么业务往来。”袁熙毫不躲避尤玥审视的目光。

“我是尤玥,你是袁熙吧?杂志社的小编辑?既然大家都是爽快人,我们就开门见山直说吧,我来是为了秦岭,我喜欢他,你离开秦岭,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只要你离开他,我都答应。”尤玥很干脆。

“条件很优惠嘛!什么都能答应吗?”

“当然,你说你要什么,车,房子,钱,还是别的什么,说出来吧,咱们痛快点,我不喜欢拖泥带水的。”尤玥满脸的优越感。

“怎么像交易,秦岭被你标了价码?那我问你,你有什么优势可以拴住他的心,可以争取得到他的爱呢?”袁熙慢慢地品了一小口咖啡,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大胆野性的女孩。

“我比你年轻,比你漂亮,比你学历高,比你家境好,而且我随时都可以陪着他,还可以在经济上支持他的公司,哪个男人会拒绝我呢?”说到自己,尤玥整个眼眸都在放光。“我想秦岭这些都需要,只是现在碍于你的存在,他不好意思答应和我交往。你退出能得到很多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说得好!条件的确很不错,很多男人会动心。可是你忽略了一点,你不了解秦岭,你不知道他要什么?而且他不会接受你的家庭资助,吃软饭他做不来。”

“那你知道他要什么吗?你能给他什么?你要是爱他就该给予他多方面的帮助,这方面我能,而你不能。”尤玥越说越气盛,脸上满是自信和不屑。

“问你个小问题,你会做饭吗?知道他喜欢什么口味吗?知道他疲惫之后需要什么吗?”

“哈,就这个呀!太容易了,我可以学做饭,只要他喜欢,我什么都可以为他做,这不成问题。你现在就说说你离开他的条件吧,我们痛快点。”

“你背着他来找我,不怕被他发现,他可不喜欢这样的。”袁熙还是慢条斯理的。

“我现在就约他吃晚饭,你信不信他一定答应我?”尤玥说着拿起手机拨通秦岭的电话:“嗨!亲爱的,还忙呢,晚上我们一起吃晚饭吧,座位都订好了……你有应酬呀!哎呀!不行,不行嘛,一定要来嘛,嗯,好的,那我等你,一会儿见。”尤玥挑衅的眼神看着袁熙:“怎么样?他答应我们晚上约会,你干脆就放弃吧,还能得到好处,何乐而不为呢?再说你条件也不错,再找一个好男人不成问题。”

“谢谢你的好意!你知道他喜欢什么口味吗?我来告诉你,记住了。他喜欢浓重口味(其实秦岭喜欢清淡原味的),他吃虾过敏(真的过敏),对了,喝咖啡喜欢加奶加糖(其实这是她自己喜欢的,秦岭喜欢原味咖啡),千万记住了,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晚餐!”说完,站起身拿起包包向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又回头说:“谢谢你的咖啡,味道不错,就是缺点什么。”

“哎!你什么意思?还没说条件呢,告诉你,秦岭是我的,你就放弃吧。”尤玥低头闻了闻,缺什么呢?

从咖啡厅出来,袁熙接到吴鹏电话,约她去他的摄影室见面。袁熙听着吴鹏的声音有些不对,急匆匆地赶过去。

“吴鹏,电话里你好像欲言又止,有什么事呀?”袁熙在摄影室见到吴鹏,上次胃癌切除手术后,吴鹏的脸色一直不太好,女朋友也离他而去。和袁熙认识五年了,他言语不多,朋友不多,可是与袁熙很谈得来,算是老朋友了。

“我过几天要去新疆一趟,你上次不是说要拍写真集吗?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给你拍。对了,这里有些照片,是你们杂志社要的,一会儿你顺便带过去吧。”吴鹏喜欢看到袁熙清爽温和的脸,和她在一起感觉很亲切,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亲和力吧。

“明天吧,我明天有时间。对了,你去新疆干嘛?去旅游拍照吗?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我好想去那里看看呢。”袁熙听说要去新疆,特别兴奋,那里一直是自己梦想去的地方。

“呵呵,野丫头,我有点私事,这次你不能跟我去,再说你跟我去,你男朋友不吃醋呀!”

“吃什么醋,我想去就去,他没事。”想起刚才尤玥说的话,袁熙心里真的不舒服。

专治癫痫病的医院要如何选择
癫痫的副作用是什么
癫痫病因分为哪几种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