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正文

【八一】侯老师的婚事(小说·家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漫长的峡谷总有三十多公里,虽然抬头就可以看见一线天,到处有飞流直下的美景,侯老师的日子其实非常枯燥。在这峡谷一呆就是六年了,最关键是婚姻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叮当当——叮当当——叮当当——”。废钢管发出铁铮铮的声响。

上课了,侯老师拿着一叠书籍走进教室。这是一间破旧的教室,至少已有二十年历史,教室的四壁留下了斑驳的划痕,破木窗子有许多缝隙,虽然用旧报纸糊上但并不严密,寒风如恶魔般寻找着缝隙往里钻,教室里冷飕飕的。这个学校仅有这一个复式班,三个年级,三十七个学生,就侯老师一个老师。河谷里涉及到本县两个乡的三个村,还有河对面山上外县的一个村的二十户。河谷离镇上有近二十公里,因此,县教育局一直没有撤销这个学校。

教室里有一个座位空着,侯老师站在讲台上问:“陈桂花怎么没来上课?”一位同学回答说:“她家没钱交学费,她不上学了。”侯老师走到桌前,看见所有的书籍都收拾走了。又一个辍学的!由于山里穷,每次收学费都有学生因交不起学费而辍学,可是陈桂花是班里优秀学生,她辍学实在是太可惜。

站在空桌子前,侯老师不由想起自己当年——八年前的那个夏天,侯老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县师范学校,喜讯给家人带来无尽的欢乐,可是高兴之余,家人不免为学费发愁起来,虽然只是几百块钱的学费,但是侯家还欠着债。为了供儿子上学,父亲东家西家四处借钱。望着父亲消瘦的身影,侯老师说:“别借了,这个学我不上了”。“没用的东西,少说丧气话”。父亲的脸绷着。回想起这一幕,侯老师脸上红彤彤的。看看眼前这张空桌子,他心里更加沉甸甸的。

下午放学后,侯老师来到野三河峡谷的野三坡,陈桂花的家就住在这个坡上,他决定到陈家做一次家访,争取让品学兼优的学生回到学校。来到陈家门前,他看到一个陈旧的吊脚楼,旁边是一间草棚,墙根里堆着一堆麦草,几只母鸡无精打采在麦草堆里啄食。门前的桂花树正散发着沁香。侯老师低下头推开那扇虚掩的木门,木门发出“吱吱”的声响。听到木门的响动,一个年轻的妇女从屋子里走出来,她是陈桂花的母亲龙香香,她今年32岁,看起来却像个大闺女。侯老师上下打量了眼前这位女人,大大的眼睛下高高的鼻梁,动人的小嘴唇让人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颤动。

侯老师稍作镇静,走上前问:“是陈桂花同学吧?”

“是的,你是?”听到陌生的男人问话,龙香香反问。

“我是陈桂花的老师,她没去上学了,我过来看看。”

“是老师呀,桂花她不上学了。”龙香香说。

“怎么不上了呢?”侯老师问。

“哎,女孩子读书有什么用,等明年开了春就让她跟她表姐去深圳带小孩。”龙香香说。

“孩子年龄小,只有上学才会有出息的。”侯老师说。

“桂花也想上学,可是——”作为母亲,龙香香了解女儿的心思,她知道女儿渴望上学。自己苦了大半辈子,她渴望女儿通过读书改变命运,可是家里没有钱,她那么无奈。

“陈桂花学习好,又肯吃苦,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不能误了孩子的学业啊。”

“不是不让她上学,家里实在没有钱啊。”龙香香说。

耽误了孩子的学业就耽误了孩子的一生,侯老师深深明白这个道理。他环视着这个破旧的屋,说:“既然孩子还想上学,明天就让她上去吧!学费的事到学校再想办法吧。”

“能有什么办法呢?免学费么?昨天晚上桂花还躲在灶房里哭呢!”

侯老师说要走,龙香香说这么晚了,黑灯瞎火不安全,说着就去灶屋里生火做饭。吃饭以后,月亮早已经爬上树稍。侯老师在桂花母女俩的挽留下,在这个峡谷中的吊脚楼里度过了一个难眠的夜晚。

清早,侯老师出门走了,龙香香一直把他送到坡下,她还叮嘱:“老师,给你找麻烦了,明天我去卖些鸡蛋做生活费,一定送桂花来上学”。

第二天,陈桂花来到学校时天才完全明亮。走进校园,多么熟悉的一切啊,花草树木依旧,老师、同学仍旧,可是面对熟悉的一切,陈桂花心里却怯生生的。她轻轻走进教室,悄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破旧的桌椅仿佛成了全新的,打开的书页里似乎散发出沁人的芳香——辍学两天使她对书籍有了更深的感情,对学习有了更大的向往。

“陈桂花,你又上学了?”一个调皮的学生说。

“谁说我不上学了?”陈桂花说。女孩的自尊心很强,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因为家里穷而辍学的事情。

“哟,听说侯老师去了你家,你就来上学了。”

“我早就要来的。”陈桂花说。

“嗯!”陈桂花想了想点点头说:“你怎么知侯老师去过我家?”

“嘿!”调皮的学生朝陈桂花伸伸舌头,说:“侯老师对你真好。”

“净胡说。”陈桂花气愤的打了他一下。

“叮当当——叮当当——”不一会儿,上课铃响了,侯老师拿着一叠学生作业走进教室。他登上讲台,环视整个教室,目光在陈桂花那儿停留了一刻,此时,陈桂花正抬头看着老师,迎着侯老师的目光,她羞赧的低下头。

老师办公室也是侯老师的寝室,一张书橱靠在东墙边,书橱对面挂着一条横幅,上写着“为人师表”四个大字;不用说是侯老师的书法作品。书桌在横幅的下面,桌面上层叠地放着几本书,桌子的一角摆着一盆花儿。

侯老师的姐夫——唐乡长在侯老师办公室等候了好一会儿。侯老师刚下课就看见了唐乡长:“哟,姐夫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还什么风?上次我给你介绍的我们乡的妇联主任怎么样啊?你到今天还不给我回个话。”唐乡长说。

“她要是着急,我就不耽误她美好的青春。”侯老师笑着说。

“你什么话呀?你要是同意跟她谈,下学期就调你到镇上中心学校工作。”

“真的?”

“几时骗过你的?我说这话应该算数吧。”唐乡长说。

“你早就说话算数,你三年前当副乡长分管教育就可以算数,直到今天当乡长了也没有给我调动出这个山沟沟,今天你倒是想起来了,还催起来我了啊。”侯老师陪着笑脸说。

“你!”唐乡长有点激动了:“你自己的事情你到底着急不着急?不然,以后别找我了。”

“我调动走了,谁来这里敲钟?辍学的孩子谁来管?”侯老师也激动了。

“你是哪个辍学孩子的爹啊?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考虑,是给别人孩子当爹还是给自己找老婆。我走了。”唐乡长愤然离开了这个学校。

侯老师狠狠地敲响了钟,废钢管发出铁铮铮的声响。野三河峡谷的钟声依然在响。河谷中的翠竹在月光下变成了一片黑色,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会有一只斑鸠被惊动“咕咕咕咕叽”啭动着它的喉咙,侯老师靠纱窗望出去,夜色真美,象一幅画。“你是哪个辍学孩子的爹啊?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考虑,是给别人孩子当爹还是给自己找老婆。我走了……”唐乡长的话还在耳边响着。陈桂花渴望求学的眼神……那个龙香香,看起来像个大闺女。侯老师眼前出现了她的身影,这位女人,大大的眼睛下高高的鼻梁,动人的小嘴唇让人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颤动。侯老师眼前还出现了那位乡妇女主任的身影,她高高的个子,圆圆的脸庞,黑黑的眼睛,讲话时滔滔不绝,官腔味十足。侯老师摇了摇头,苦笑了。侯老师翻来覆去睡不着。一晃就到了星期六。按照唐乡长的安排是去镇上与那位乡妇女主任相会。侯老师在教室面前徘徊了一阵子,最后决定家访。因为野三河唯一的富豪土罗汉的两个儿子学习成绩下降了。土罗汉正好在家,他灿烂的笑声打破河谷的宁静。他对谁都是一脸笑,难怪叫“土罗汉”,何况娃儿的老师来了。

茶已喝了不少,苦茶、涩茶各种各样的茶水,如条条河流在胃里汇集,侯老师一会儿跑一趟厕所。闲聊中,土罗汉得知儿子学习下降,就想揍“两个不争气的东西”,侯老师说:“揍有什么用,关键是找到原因,对症下药。”

又接着说:“陈桂花家里困难,学习成绩很好。你们要向她学习。如果罗老板可以帮助一下乡亲那就太好了。”

“可以嘛,陈桂花的学费我就包了。”土罗汉豪爽的说。

侯老师的计划落实了就要走,土罗汉说:“下午一起喝一杯。”侯老师最不愿意与别人喝酒,特别是与唐乡长一起喝酒,可以喝三个小时,找一些鸡毛蒜皮的话讲。侯老师说:“别的学生家长等着的。”侯老师好像完成了一项重要任务,走在路上特别高兴。甚至哼起了小曲:“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下午,侯老师来到野三河峡谷,一眼就看见那栋熟悉的木楼和门前的桂花树。龙香香放下手里的活,给侯老师泡上清茶。侯老师说道,桂花的学费由土罗汉资助到初中毕业时,龙香香愤怒的说:“我们不要他的资助,请侯老师放心,我多做一些手工活也会让桂花上学。”

沉默了一会儿,龙香香说:“桂花她爸爸就是跟着土罗汉去南方打工,土罗汉克扣乡亲们的血汗钱,去年桂花她爸爸在工地上出事不幸身故,土罗汉只送来了三万元钱说是桂花她爸爸的安葬费。几个一起去的乡亲都要我告他。我没有费用去深圳打官司。”龙香香的眼角闪动着泪花。

侯老师进入深深地思考。又是一个星期五,放学的时候。侯老师给陈桂花手里一封信。侯老师说,告诉你妈妈,快放假了,放假后我要带你妈妈去你爸爸打工的地方去调查你爸爸的情况,帮你和你妈妈讨回公道。可是星期一,陈桂花上学时带来妈妈的回复,让侯老师破费不好。再说,村里的人喜欢嚼舌根子。侯老师心里说,这事我还管定了。

侯老师在唐乡长的帮助下,与乡法制办、企业办的同志组成工作组,侯老师和龙香香一起出发,陈桂花来送他们。龙香香说:“桂花在外婆家要听话,不要贪玩噢。”桂花说:“妈妈放心吧。”

经过二十多天的努力,工作组已经全面了解到事实的真相。了解情况后,工作组要求建筑方迅速拿出归还拖欠工资的具体方案,并确定归还期限。此后,工作组又多次和建筑方及股东逐一协商,化解矛盾,最终督促他们将拖欠的所有农民工工资在规定日期内全部付清。侯老师和龙香香一行回到野三河,等待南方的好消息。

“叮当当——叮当当——叮当当——”废钢管发出铁铮铮的声响。

上课了,侯老师拿着一叠书籍走进教室。“侯老师,晚报!”侯老师接过晚报,一眼就看见晚报刊登了一则消息:《野三河农民工讨回血汗钱》。据调查,龙香香等人反映的情况属实。龙香香的丈夫等十余人都是野三河的农民工,经包工头罗怀利带到深圳务工,一直工作到去年十月。期间,龙香香的丈夫等十余人只与包工头罗怀利签了简单的协议,与深圳建筑单位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土罗汉罗怀利已经领取工程款的70%,而他只付出20%给十余人。龙香香的丈夫的安葬费是三万元、身故赔偿费是十八万。黑心的土罗汉只给了三万元的安葬费,没有支付身故赔偿费十八万。执法机关宣布拘留土罗汉,并赔偿龙香香的丈夫等十余人工资和安葬费十八万。没多久,龙香香领到钱,她十分感动,说是要给学校捐款三万元,解决教学经费不足的缺口;二是要求把土罗汉的两个儿子的学费负责到初中。

侯老师握着龙香香的手说:“香香,你真了不起!但是学校不接受你的捐款,希望你把家里条件改善一下。”

龙香香说:“我想,这事不能牵涉到土罗汉的孩子嘛。我说话算话,土罗汉两个儿子的学费我负责到初中。”果然,龙香香跟侯老师的故事以及绯闻在野三河谷传开。龙香香说:“我是什么样的女人无所谓,不要乱说侯老师,他是一个高尚的人,大写的人。”

唐乡长也知道了这件事。唐乡长愤怒的说了两个字:“下贱!”

侯老师反而想开了:老子就是娶了龙香香又怎么样。

崎岖的山路不好走,一上坡又一下坡,整个峡谷,就数这段路不好走,侯老师是去野三坡要与龙香香说清楚。

龙香香给侯老师上茶后说:“侯老师,这个事是不可能的。我不能害了你,听说乡里的妇女主任还是个大学生。我只是个初中生。再说还有这么大的女儿。”

侯老师说:“香香,我已经下了决心,把桂花当做自己的女儿,再说,我们也还可以养育共同的子女嘛。”

龙香香说:“反正我不同意,我比你大两岁。”

侯老师说:“这没有什么影响,我是下定决心啦。非你不娶了。你可不要让我打一辈子光棍噢。”

龙香香说:“反正我不同意,今天我也不留你在这里歇了。吃完饭你就走。”

侯老师吃完饭还真的走了。龙香香送到大路上说:“对不起,侯老师,你应该追求你自己的幸福。”

侯老师说:“还送我一截。”送到玉米地里,侯老师跑到玉米地中央,见龙香香没有追来,正诧异,突然龙香香从后面跳了出来,侯老师一把抱住龙香香,兴奋地叫道:“香香!我真的爱你。”香香“啊”地惊叫了一声被侯老师扑倒在玉米地里。侯老师不顾一切地狂吻了龙香香,香香没有拒绝。

福州十大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如何诊断出来
痫病有什么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