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学校网速慢 >> 正文

【军警杯★小说】醉酒琐记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周五晚,我们请了朋友一起吃饭。由于种种原因,为了某种因素,我竟喝多了酒。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出了酒店,坐上老公的车子,头就转起来,觉得四周都在晃动,我把头紧紧靠在椅背上,不敢睁眼,但是头脑却是很清楚的,和老公说着酒席上的感受。

到了家里楼下,我下了车,老公去停车,我摇摇晃晃地上了楼,不知上了几层,凭着感觉像是到了家门口,叫儿子开门,竟然没走错,儿子开了门,我走到卧室,一头扑在床上,顿时,天旋地转起来。

老公进家就问:“儿子,妈妈呢?”

“在床上,酒喝多了。”儿子答道。

我嚷着头晕,头疼,胃难受。儿子给我端来开水,老公给我剥橘子,往我的嘴巴里塞,我闭着眼睛,机械地嚼呀嚼,把汁液咽了进去,吐出了渣,老公就用手在我的嘴巴边接着。吃了一个橘子,感觉好了点,于是我仰面而睡。可是,一会儿的功夫,我的胃就翻江倒海,我赶紧叫老公给我拿来盆子。“哇”的一声,我倒出了胃里的食物。我难受极了,满面泪水,老公端着盆子,拍着我的后背。也许是吐出了胃里的酒,感觉稍微好受了点。我漱了口,躺下,老公说:“闭上眼睡一会,就会好了。”我听从了老公的话,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

恍惚中,我感觉我的胃疼痛难忍,我醒了过来。头痛欲裂加上胃疼,我忍不住呻吟起来,老公见我如此难受,让我起来去医院,这深更半夜的要去医院我还是头一回。由于怕这一夜难熬,于是,我就听了老公的话,起床。老公穿上衣服,拿上包,我们悄悄地出了门,生怕惊醒熟睡中的儿子。

老公开着车,一路奔向医院,我蜷缩在车座上,双手捂着胃。到了医院,老公挂了号,医生询问怎么了,我如实相告,医生笑着说:“每逢周末,都有这样的病人来就诊。”

医生给我开了药,要挂盐水,这样好得快些。护士拿着我的手,让我攥着拳头,于是,我瘦小的手青筋爆出,我想,我的筋脉这么清晰可见,打点滴一定会很容易的,谁知,这小护士竟然在我的手背上弄了半天也没打着,这针呀在我的筋脉里钻,真是痛,但是比起此时我的头痛和胃疼是小菜一碟。我让她换一只手再打吧,这下,小护士打得很准,一下就找着了静脉。看着药水一滴一滴流到我的身体里,我想,一会我就会好受了,不再难受了。

老公在旁边陪我,我让他把那躺椅拖到座位边,可以休息一下,他到现在也没睡,工作了一天,还被我折腾到现在,挺累的。此时已是凌晨3:40。老公要把外套脱下给我盖,我说不要,他里面只穿了一件衬衫,脱下会冷的。老公躺下一会儿的功夫,就轻轻起了鼾声,我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想是一定很累了,否则在这输液大厅里怎么会睡着的!都是因为我,才让老公如此劳累,我感到很惭愧。

我一点儿睡意也没有。在我的对面有一位老妇人,大概六十几岁的样子,从我进来,她就一直在低头织毛衣,样子很专注,我的到来一点儿也没影响到她。看着她一针一针地织着毛衣,那么用心,而且是在这深夜里,我很好奇。我想,她在给谁织毛衣?为什么织得这么急,在这深夜里?她的家人呢?为什么她独一人在这?看起来她也不像无家可归的人。很多想法在我脑海里闪跃,这时,我已忘记了疼痛。一瓶水完了,护士又帮我换上了另一瓶。

老公醒来,问我好点了没有。我说,好点了。忽然,外面大雨倾盆,输液大厅的屋顶上吧嗒吧嗒地响着,靠近墙角的地方竟然漏起了雨,小护士拿来盆子接雨,医生也过来帮忙,小护士说:“这房子去年才盖好的,怎么倒漏起了雨?”医生笑着耸了耸肩。

本以为这雨声会“惊醒”老妇人的,会让她抬起头来,可是,她依然如故,没有一点被打搅的样子。过了一会,雨小了,老妇人慢慢地收起毛衣和针线,放到包里,站起来走出了输液大厅。我想她一定是累了,该回家休息了。此时是凌晨4:50。

我的水也挂完了,老公谢了小护士,我们就走出了输液大厅。刚出门,我就看到刚才的老妇人竟然在门边的椅子上睡着了,手里紧攥着装着毛衣针线的包,睡得是那么安详,坦然。

回家的路上,雨一直在下,我的胃已经好多了,头也不痛了。只是,那老妇人不时的在我的脑海里涌现。

治疗癫痫到底有哪家好
成人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呢
郑州哪里治疗癫痫可以治好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