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游戏排行 >> 正文

【江南】梅之故事(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梅出生于广西偏远的山区,是家中长女,底下还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她不怎么爱读书,所以,草草地读完专科,就离开老家,出来自谋生计了。

老天总是格外地公平。小梅虽然穷困,也没有丰富的知识,却拥有一张让女人羡慕嫉妒恨的脸蛋。不管远望还是近观,淡妆还是浓抹,总能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她最喜欢光顾的地方叫酒吧,不是安静的那种酒吧,而是最嘈杂的夜店。夜店里的灯火是昏暗的,偶尔有几束白亮的光飘过一张张年轻漂亮又打扮惊艳的脸孔。小梅就是其中之一。她的美不是白皙的肌肤,不是樱红的双唇,而是由内而外透出的一种诱惑男性的性感。她的眼睛仿佛会说话,只要被电上,那个男人就再也离不开她。也正因如此,她身边总缠着一群男人。他们像苍蝇一样,整天围着小梅转。小梅自是清高,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城堡坚实,久攻不破,很多男人就放弃了,可偏偏就有一个特别执着,天天鲜花,天天请客。

他叫耀华,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这年头,上海人是全中国最吃香的,因为谁都知道,上海的地皮贵比黄金。上海人少则一套房,多则两、三套房,价值上千万的比比皆是。小梅自是明白此理。半年后,他们牵手了。

第一次亲密接触的那晚,小梅表现出的少女的羞涩让耀华意犹未尽。小梅躺在耀华的怀里,脑海中满是披上白纱,走向幸福之门的场面。她想象着走进装修豪华的公寓,使用最先进的智能家电,有阿姨打扫、洗衣、做饭,而她每天必修的功课只有保持自己的年轻貌美。终于,她拉长了语调,用优美得几乎可以融化一个男人的声音,问:“亲爱的,我们什么结婚?”

与之相反,耀华迟钝了片刻才答:“我们都还年轻,不用着急。我连我的银行卡都给了你,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这话不假。从他们认识到现在,小梅前前后后已经刷了近万元。小梅不再说下去,只抚着他胸部结实的肌肉说:“好吧!但至少今年过年的时候,你要把我介绍给你的爸妈。”

耀华答应了,可那份承诺像斑斓的蝴蝶美丽地飞,然后就不见了。小梅催了几次,总不见兑现承诺,便失去了耐心。她鼓起勇气,提出了分手。耀华先是吃惊,随即又是跪又是哭地求小梅别走。男人的眼泪多少是值钱的。小梅的心软了。这次突如其来的折腾给小梅带来的最大的收获是耀华带她回家了,然而盼望已久的家长会面却是小梅心中无法抹去的疤痕。

她打扮得很漂亮,也买了很多礼品,可敲了一个小时的门,都不见大门轻微地掀开一条缝,好像这扇门隔开的不是人,而是阴阳。耀华不停地给母亲打电话,但电话那头是母亲严厉的声音:“她是个拜金女。我不要见她。”

这句话,小梅听到了,顷刻间,心像被针猛得一刺,痛不欲生。现在的年代,谁不为自己的将来谋划,谁愿意过吃苦耐劳的生活,谁又不虚荣和拜金?她是拜金女?她冷冷地笑,是自嘲,也是咆哮千千万万像她一样做着灰姑娘美梦的美女们。终于,她第二次提出了分手。耀华先是恳求,见小梅无动于衷,终是同意了。临别时,他说了一句话:“我是比较保守的中国人。我希望将来的老婆会把自己的第一次给我。”

瞬间,小梅像是突然被雷电劈了一下反而清醒了。她终于明白,耀华真正在乎的是什么,但是,她不明白一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在乎一个女人的贞洁。

是谁夺走了她追求幸福的权利?她深深地陷入了沉思。

十六岁像花一样年龄的那年,她选择离家出走来逃避学习。那时,年轻漂亮的她遇上了年长她八岁,自称是公司销售经理的小伙子阿欢。阿欢经常带小梅出入高档餐馆,又介绍她认识自己的客户,很快就把懵懵初懂的小梅俘获了。等到自己的初夜被阿欢夺取后,她才知道阿欢早有明媒正娶的妻氏。她用离开的方式跟这段错误的感情做了彻底的告别。阿欢亦没有再联系小梅。

小梅把自己紧锁在房中整整三天。时间仿佛是这世界上行走最缓慢的物质。她时常看着日升,期待日落,吃过早餐,期待晚餐。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上帝要创造男、女,又为什么让女人成为男人的玩物。她不爱读书,却也读过《玩偶之家》。她觉得自己就像小说中的娜拉,只是男人手中的一件玩具,不同的是娜拉还知道自救,而她不知道。然而,祸不单行,在她失望的时候,另一件难以预料的事情深深将失望推向了绝望。

她怀孕了。

当她蹲在卫生间,手拿着测试棒,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望前方一面擦得光亮的镜子时,她的耳边仿佛有声音在嘲笑:“一个只在金钱面前低头的女人怎么可能确认孩子真正的父亲是谁?”

她冷冷地笑,随即拿起毛巾向镜子砸去。毛巾在镜子的表面轻轻地一触,随即无声无息地落回洗脸池内。镜子一如先前,依旧明亮光洁。

“凭什么?”她咆哮起来:“你开心时要我,不开心就甩我。你潇洒地离开,而我要带着一个拖油瓶。”

她拿起手机拨向了耀华的电话号码。电话那头的耀华意外地反常。当他听到怀孕的消息时,居然要求小梅把他生出来。小梅先是一愣,随即支吾了一句:“你真的要这个孩子?”耀华再次给了肯定的答案。

待产的一段日子里,小梅辞去了工作。她在耀华给她安排的公寓内提前享受起全职太太的快乐。她想,一个孩子总能绑定一个男人,一段婚姻。但是,有的时候,希望越大,接踵而来的失望就越伤人。

十月怀胎,小梅终于生下了一个健康漂亮的男孩,取名耀灿。她希望这个孩子拥有的灿烂人生也能照亮她的前方道路,可事与愿违。耀华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回家,回到家手机不离手,问他事情总是敷衍。这个时候,小梅觉得耀华本人有问题。她开始偷偷地调查那个第三者究竟是谁?其结果让小梅瞠目结舌。原来耀华在她怀孕生子期间已经和另外一个女人登记结婚。

小梅只感觉眼前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她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游离了躯体,去了另一个世界——一个黑暗但感觉不到伤痛的世界。黑暗和光明是完全对立的词语,但有时又像一个意思。黑到极致也许就是光明,而光明之极又是一种黑暗。

耀华回来的时候,她质问了结婚的事情。他的回答是那是演给母亲看的一出戏,他保证会跟她离婚,再跟小梅结婚。小梅只冷冷地笑。结婚、离婚就这么容易吗?她相信那是耀华下一个谎言。一个接一个的谎言几乎毁了她的半生。接下来的人生她要跟随游离出躯体的灵魂过另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生活。

机缘巧合之下,她遇上了多年前的一位好友琳。琳比小梅长六岁,有一个交往五年的意大利男朋友保罗。保罗五十来岁,自己做红酒和意大利食品的生意。正巧刚遭遇不测的小梅对红酒有点兴趣,就毛遂自荐要做保罗的助理,就此小梅成了保罗家的常客,也走进了她从未经历过的外国人圈。

为了能沟通顺畅,她就拼命学习英语;为了能懂意大利红酒,她就拼命查资料,连她自己都不相信那个曾经不爱学习的自己会热情起学习,也许时间和经历在改变一切。她时常自言自语,她要钱,为了钱她可以付出一切。可惜,这份工作带给她的不是金钱,而是生命的浪费。

南部的意大利人生来贪婪爱玩,保罗恰恰将他们的个性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不积极找客户,也不指导小梅认真地开展工作。小梅的工资更是一拖再拖,但即便如此,小梅也没有选择离开,似乎保罗的办公室内有一种神奇特殊的物质能牢牢地锁住小梅的心。

小梅自己也不知道从何时起迷恋上了红酒,痴醉于眼中迷离出情欲的外国男人。她痛恨耀华,庆幸于耀华的无情和冷漠给了她一条全新的道路——一条她从来不曾妄想过的道路。

意大利的设计被称为时尚,德国的制造被誉为牢而不破,美国更是被称之为福利最好的国家。正因如此,外国人在中国享受着特别的待遇,其中也包括受中国女孩子的青睐,好像牵着一个老外的手逛街,众人会投以羡慕的目光。那时的小梅也做起了外国老公梦。

为了方便自己在上海的生活,小梅将耀灿送回老家,交由母亲照顾。可怜天下父母心,小梅的母亲答应好好抚养耀灿,让小梅在大城市好好打拼,不必牵挂。

魔都的夜晚纸醉金迷,魔都的情感却淡薄得如若口中吐出的一丝云烟,可云烟还带着刺鼻的气味,情感却没有。很多次,那些外国男人完事后便不再联系小梅,更可笑的是有时打车的钱都是小梅亲自掏的。

老外喜欢吃西餐、K歌、酒吧、咖啡。一顿简单的意大利餐少则五十多,多则上百,一杯咖啡至少二、三十块。中国男人还知道大方,西方人却大多AA。小梅本就资金不宽裕,这么一折腾更是穷得叮当响,有时还要向朋友借钱。一段时间后,她开始出现几百的外债,再过了一段时间,上升到几千,渐渐的,她觉得女人的美胜过一切,就又借了上万做了整容手术,如此她的借款像滚动的雪球一样越来越大。

借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是,她的那点工资连自己的开销都不够,哪有钱还债。终于,她向保罗提出了离职。保罗当然不希望她走,就让琳帮忙说情。

琳问,你决定了?

小梅说,是的,从我外借两万多做美容手术的那刻起,我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我要的只有钱,而这个世界的金钱是靠交换得来的。既然,我有美貌,那就用我的美貌和肉体交换金钱。小梅冷冷地笑,像是被魔鬼附身一般冰冷。她又说,上半生,我被男人玩,下半生,我要玩男人。我要让每一个占有我的男人都付出该付出的代价。

琳又问,这条路会让你身败名裂。

小梅说,这个社会笑贫不笑娼,等我有钱了,谁会在乎我的钱是怎么来的。

琳继续问,你想怎么做?

小梅说,我有朋友会介绍我做贷款的推销。

小梅终是走了。琳看着小梅的背影,不知道带她进入这个看似奢华炫耀的世界究竟是不是错误,但错与对本身就没有真正的定论。

小儿癫痫病需要治疗吗
河南治疗癫痫医院
哪个医院能治的好癫痫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