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杨幂性感美图 >> 正文

【端阳】郎骑竹马去,端午忆青梅(小说 征文)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窗外都是下班后匆匆往家赶的人流车流,路边一处小市场上红艳艳的一大片跌入小蕊视线里。那些精神抖擞的红绒猴子、毛绒猴子,鲜艳的大大小小的线缠粽子,一些其他代表着端午节特质的饰件,再加上卖力吆喝卖粽叶卖粘黄米粘大米的,都在提醒着人们,今年的这个中国传统节日端午节带着传承千年的文化习俗又要如约而至了。而每年的这个节,这个溢满棕香味道的时节,对小蕊来说都有着特殊的意义,终其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个已经在心里打上烙印的人。

小蕊想起小时候,多盼望过端午节呀,端午节的早上,妈妈煮许多的鸡蛋鸭蛋还有鹅蛋,分给每个孩子,一人一小盆,自己有支配每天吃多少、怎么吃的权力,那是一年中除了过年的压岁钱之外独有的私人财产,大家都舍不得多吃,往往到后来有些个蛋都要搁坏了。妈妈是个心灵手巧的人,周围的邻居朋友都喜欢妈妈包的粽子,别人家都包那种大大的三个角的粽子,吃起来水沥沥的,没有嚼头,妈妈包的是四个角的,里面的米裹得很是紧实,比别人家的又好看又好吃。

每年的各个传统大节,小蕊只有端午是在自己家过的,其它节日要去奶奶家过。跟邻居李大娘家的孙子大柱子第一次的见面,就是从七岁的端午节开始的,从此后他就成了小蕊童年最要好的玩伴。那年的端午节前夕,大柱的妈妈因病去世,他和妹妹来到奶奶家跟奶奶住。大院里几个孩子,大柱跟小蕊玩得最开心,小蕊人有主见,各种鬼点子层出不穷,虽然是女孩却又一点不娇气,别的女孩不小心磕了碰了又找妈妈又大哭大闹的,小蕊皮实,不爱哭,上房爬树,俩人更是一拍即合,如鱼得水。

大柱的奶奶是封建老旧派,缠着一双未放开的小脚,特别讲究辈分。大柱比小蕊大一岁,但辈份却矮一辈,他总是“小蕊”、“小蕊”地叫,若是正好被奶奶听到可不得了,拿起院里的大笤帚就铺天盖地地打下来:“大柱你个小王八蛋,要叫小蕊姑姑,不能乱了辈份!”

每当这时,小蕊就觉得有人给撑了腰,又叫又笑:“大柱子你听到没有,叫我姑姑呢,看你还敢欺负我,我叫大娘打你。”

大柱子灵巧的身体跳跃着躲避着奶奶的笤帚,不忘给小蕊扮鬼脸:“你个小不点,没三方豆腐高,还好意思当我姑姑,美的你。”

这样拌嘴的时候毕竟是少,又没有血缘关系,小蕊才不在乎什么姑姑侄子的,两人玩到一起时什么都忘了,常常一起爬邻居家的老槐树。那棵古老的老槐树啊,用粗粗的树干包容着两个淘气的孩子,见证着他们童年的幸福时光。端午节来临的时候正是槐花满枝满朵的时候,远远看去,满树都是串串的白花,随着风舞蹈,洋洋洒洒地在天空地面旋转飘摇,就好像下起一场漫天花雨。他们总是一人坐一个树杈,两条腿吊着晃来晃去,随手就擼起白中泛着绿的饱满的槐树花,瞅着小蚂蚁在花里爬来爬去,连着这个小东西一起毫不客气地送进嘴里,不介意跟蚂蚁共同分享槐花的香甜。

两个人居高临下,悠哉悠哉,大院里的几户人家被尽收眼底:这家在院子里放个桌子,打好的粽叶一摞,淘好的米一处,正在包粽子;那家在院里给几株桃树剪枝,剪下来的正好可以留做初五早上放门上辟邪。而院子里的邻居们一抬头,都能看到高高坐在树上的两个人,大叔大婶们就习以为常地摇摇头,笑着:那老李家的大孙子和林家那二丫头又爬树上了。后来的小蕊想到那个时候总觉得“惬意”这个词就应该放在那种境地,只是当时他们还小,并不能体会。

大院靠南的大门洞外有一堵城墙似的墙坝,下面是个高陡的大坡,大家总是喜欢靠在墙头上望着远隔十多米远的对面墙坡,七八米高的外墙面上密密麻麻不留缝隙地缀满爬山虎,乍一看很是壮观,碧绿的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热情的光,被风拂过时如波浪般流过一层层涟漪,有着醉人的美,诗意着小蕊的童年。

小蕊常常跟大院里的孩子们趴在这个居高点往下观看坡下来来往往的人。九岁那年的端午节却差点把小蕊的命送了,至今也心有余悸。这条街上有个人人皆知的大哑巴,三、四十岁的年纪,结实的身板,高高的个子,一张长方大脸,眼神凶恶,肩上总是随身不离地扛着一把板锹。这哑巴凶神恶煞的样子别的小伙伴是不敢惹的,小蕊跟大柱子不怕他。常言道:无知则无畏。俩人趴在高高的大墙头上,大院里其他的孩子也聚拢一起往下看,七八米高的坡下“踏、踏、踏”走来了扛着铁锹的大哑巴。大柱子捡起一块小石头照准哑巴扔下去,小蕊也有样学样,两个捣蛋鬼玩得高兴,根本没意识到别人的感受,一下把大哑巴惹毛了,抬头看上来:这还了得,被两个孩子欺负到了,扛着铁锹就跑上来,奔跑的速度惊人,即使是个上坡也没见怎么费力。大家顿时恐慌起来,立刻作鸟散状,大柱子拉起小蕊就往大院里跑,大家都分别躲起来。过了许久没有什么动静,小伙伴又都集合到院子里,七嘴八舌地说都这么长时间了,哑巴看我们都跑了他大概是走了,说归说,谁也不敢出去印证一下。

大柱自告奋勇:“我去侦察侦察。”小蕊也要去,两人带着别的小伙伴殷切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小蕊忽然想起什么,回头跑回家,把家里拴在狗窝的本地狗大黑拉出来,大黑狗如其名,浑身油亮亮的黑毛没有一丝杂色,灵动的眼睛,灵活的身体,因为得到了自由,快活地摇摇尾巴舔舔小主人,也雄赳赳地出发了。出了大院南边的拱门拐个弯左边就是那墙坝,右面是老王家堆的一大摞要修厦子的红砖,走到这里前面道上一览无遗,没看到什么人,也没有任何动静,大家都松口气,说哑巴走了。

这时,大黑猛得朝向红砖后面狂吠,小蕊跟大柱同时感觉到不安,还未来得及跑,红砖后转出大哑巴,他躲在砖后竟忍了这么久,右手拿一块砖头狠狠砸向大柱,大柱只堪堪躲了一下没躲及,让砖头的边缘擦过额头,顿时血流如注,大哑巴一招得手,更不迟疑,几乎在砖头扔出去的同时抡起他的大板锹,向着小蕊拍下,小蕊惊悸地看到哑巴瞪成圆球的狰狞的眼,顿时傻在当地,仿佛看到自己被拍扁成了一片儿,腿一软竟然挪不动步。眼前窜过一个黑影,大黑汪汪地狂吼着勇敢地向哑巴扑去,哑巴的板锹失去准头,小蕊被大柱一把推开,这电光火石间多少的动作多少的思想,其实只在几秒中发生。

大黑与哑巴之间的战斗没有占上风,大黑被魁梧的哑巴重重地踢了一脚,呜咽一声,眼见着就要被哑巴抡起的锹打到,小蕊看大黑遇险,眼睛都红了,大叫,大黑快跑,忘记了危险不顾一切地从地上爬起来,拾起一块石头就扔到哑巴身上,哑巴哇哇大叫,又回身要打小蕊,大柱一只手捂住止不住的血一只手一把拽过小蕊,大叫:“大黑,快回来!”

两个小人一条狗仓皇逃窜。老人都说,哑巴狠儿、哑巴狠儿,那哑巴根本不去想对方是小孩子,并不想放过他们,又追来,俩人三魂丢了两魂,这时先跑回去的小伙伴把大人都吵吵起来,小蕊和大柱才算是安全了。

那一次给了小蕊和大柱惨痛的教训,连带大黑也受了伤,焉焉了好多天。小蕊受了惊吓,有了差一点把命丢了的后怕,若不是大柱和大黑的相救,她绝对有理由相信小命会送在大哑巴的板锹之下,大柱额头上的伤也养了有些日子,而两人也从开心的玩伴过渡成性命之交的朋友。

从小到大,大柱都是小蕊最亲密的朋友,有什么事不能跟别人说的,都跟大柱说了,两人的感情特别好。大柱小时候又瘦又小,长大后却身材高大魁伟,总算对得起大柱这个名了。

小蕊上初二时,大柱在初三,俩人一个学校。小蕊班里有两个女生跟她挺要好,一次下课时其中一个女生小云跟临班一个女生发生冲突,那个女生叫美璐,她的哥哥是道上混的人,家在小蕊家不远,有时候见了也互相点个头。美璐仗着哥哥的势力狐假虎威,平时没人敢惹,被小云点着火,哪里能忍,就带着班里一帮总是跟在她屁股后的女生来小蕊班闹事。小云是个爱挑事不能安事的主儿,看人家来人气势汹汹,居然吓哭了,躲在小蕊身后不出来,小蕊本来不想惹事,看小云那熊蛋包的样子反而来气了,狠狠瞪她一眼。转过头小蕊拿把椅子坐下挡住了美璐的路,也不说什么。美璐小时候被小蕊打过,心里对她总是有些忌惮,但既然来了也不能轻易走掉?就对小蕊说:“让开,你把那个女的交出来,没你什么事。”

此时正是下午自习时间,老师没在屋,教室里的男生吹起口哨。女生打架同学们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男生不能参与。小云趴在小蕊后面,小蕊坐在椅子上抬眼就笑:“美璐,小云是我朋友,她有不对的地方我替她向你道歉,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吗?”小蕊的笑里带着冷,直直地逼视着美璐。

美璐也不甘示弱:“反正我跟她没完,你少管。”

小蕊说:“杀人也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

美璐人高马大,仗着来的人多,并不怵小蕊,一把推开小蕊,揪着小云的头发就打,小云嗷嗷地叫,另一个跟她俩要好的小芳要上来拉,被美璐跟来的人给拽住。小蕊一看小云吃了大亏,再也不管不顾了,操起椅子砸向正对小云下死手的美璐,美璐吃痛,放开小云疯了似的跟小蕊撕打起来,有美璐一起来的女生要上前帮忙,被小蕊班里同学拉住,一个班的同学虽然不想参与,但也向着自己班的,有同学偷跑去找班主任老师,等老师来了,美璐已经被小蕊用椅子按住不能还手。轮身材小蕊没有美璐粗壮,但小蕊知道气势不能输,动作狠,下手快,地方狭小美璐施展不开,胖大的身躯反而显得笨拙了。

最后的结果,老师说虽然是别班找上门来,也不能打架,总之打架是不对的,要写检讨。小蕊揉着身上疼的地方,看着老师:“你的意思是说,人家来打我们,我们就站在那任人宰割吗?”那个时候,老师说话就像圣旨似的,哪有学生敢反驳的。老师被小蕊一呛,竟然说不出话来,同学们都私下小声议论:就是,人家来挑事还不能还手了吗?老师恼羞成怒:“林小蕊,还敢顶嘴,上门外走廊上站着,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再回来。”

班主任老师是教代数的,孙小蕊是语文课代表,但代数不好,平时又个性十足,实在是不让老师待见。老师的话还没说完,小蕊站起来就往外走,老师气得暴跳如雷,更激烈的话刚刚出口,就被小蕊关在了门内。

她站到楼道里倚着墙闭着眼睛,身上被美璐打到的地方还很痛,这样站了一会,下课铃响了,所有教室的门几乎同一时间推开,学生潮水般涌出,小蕊的班是靠大门出口的第一个教室,这样所有出来要去操场的同学都经过她身边,女生被老师罚到外面站到下课时还不让回的极少,大家像看动物一样在她身边驻足,小蕊很是难堪,也无可奈何,学生们唧唧喳喳,交头议论。小云和小芳走过来,小云说:“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小蕊笑笑:“没事。”

小芳说:“你去跟老师认个错就没事了,要不她下不来台。”小蕊说:“我不知道我哪里错了怎么认错?”她生来倔强,不肯低头。

班里的男生过来,对围观的人群说,去去去,没什么好看的,大家该干嘛干嘛去。但人群熙熙攘攘的,把并不宽敞的走廊围个水泄不通,并没有被撵走多少。突然一声:“都滚开!”低沉的却暴怒的声音传来,大家看到是初三的李天柱走过来,李天柱是学校的名人,初三二班的班长兼体育课代表,学校倚重的体育精英,他高大的身材隐隐传递着压迫感,一张冰刀脸看向众人。大家伙看情况不妙再不敢围观呼啦啦走开了。

大柱走过来,低头看小蕊,小蕊把头低的更低,他一把抬起她的脸,看了看,笑道:“还以为你哭了呢,没哭就好。”

小蕊本来没觉得怎样,被他一说顿觉委屈,偏过头忍不住就红了眼睛。大柱笑着说:“老远看你像个女英雄似的,有点英勇就义的架势,怎么这会儿又这样?没有啥事的,可别哭啊。”两人从小到大玩惯了,熟的不得了,小蕊这会子忽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让他看到自己这么丢脸的时候实在是有点难堪,就推他:“你走吧,我没事。”

这件事事后还有个小插曲,原来那个美璐并不想善罢甘休,还要找她们的茬,被大柱给接过去了,他找美璐的哥哥,小时候大家都认识,把情况一说,美璐哥哥从小就挺喜欢小蕊的,说美璐真是蠢,把她好一顿骂,而美璐对大柱特别有好感,由大柱出面对她温言一番,结果事情就算过去了,这是小蕊后来才知道的。

车到站了,小蕊走下车,小区对面也有个小市场,旁边一排卖端午节东西的,那些火红斑斓的饰物灼伤了眼,再次牵动起尘封的记忆,往昔的日子汹涌地在心里起伏,流淌着伤恸……

大柱的奶奶会做端午节那些奇巧的物事,她每年的端午之前都早早做出来去街上卖,她总怂恿小蕊的妈妈跟她学,要妈妈跟她做了一起拿出去卖。后来妈妈果然就跟她学了。小蕊的妈妈手巧,缠的线粽子颜色配的好,鲜艳而不俗气。做的锁和元宝,更是漂亮,都是用带着刺绣花底子的绸緞,形状大小乖巧可爱,有正红,金黄,玫红,亮绿等颜色,用绣花线滚的边,针脚精致,煞是好看,这些是用来给小孩子端午节佩戴的。另剪一些红布小块,上面还要绑上用黄麻做好的极小的小笤帚,并且用黑豆串出个小人也拴在那个红布块上,这样再加上艾蒿,菖蒲,桃树枝扎一起,这些要在端午节的大清早插在门上,用以纪念屈原并且保佑家宅平安,除了这些,可不能少了看门猴。

什么是癫痫病的病因
中国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先天性严重癫痫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