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杨幂性感美图 >> 正文

【江南小说】那时,滑落的幸福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狗,是最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小动物。

如今,人们时尚养宠物,且视若珍宝,比对人的爱抚、关怀更加细致贴切,就那样细心耐心地养着、宠着、爱着。在我没有近距离的接触之时,我不明白小东西为何如此得宠?近日儿子养了一只小狗,经体验发现,狗是一种极善于表达的动物,主人回来,它会以极大的热情,急切地扑上前去抓挠摇尾,那热情那思念那忠心跃然而出。对主人的依恋和忠诚,没有语言,却无声胜有声,能将自己的思想情感准确地表达出来。

这份真挚浓情如人们脸上盈满了笑容,总能让人心情愉悦。

狗,给予主人的是乐趣、开心、轻松和满足。

虽然它也会搅扰你,甚至会制造一些麻烦,但那份开怀难舍难弃,看人们遛狗时那样乐此不彼,真是幸福……

而人,确也有不及之处。

有时,人们总是将自己隐藏的很深,人有语言,且表达的方式很多,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动作,一句温馨的话,都能深刻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

更多时候,人们总是不善于表露自己真实的情绪,更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驾驭情感,这正是人区别于动物高级的地方。

人的一切思想,一切行为,都是能够驾驭的。比如,在诱惑面前,驾驭自己不受诱惑左右,做出正确判断;在危险面前,驾驭自己临危不惧,脱离险境;在困难面前,驾驭自己坚贞不屈,迎难而上;在是非面前,驾驭自己思维,控制自己的情感,明辨是非;在情感方面,驾驭自己的感情,理智处事,有正确的感情取舍。然也,又有多少人能驾驭自己的一切行为和情感呢?总有人驾驭不了自己的行为而偏离轨道。

一个孩子,因为封闭,因为不善于表达,渐渐地就偏离了轨道,他要是有一只小狗,会不会是另一种命运……

早晨起来,就想出去享受一下大自然属于我们的一切,清新的空气,明媚的阳光,柔和的风,看看树上的绿芽伸着懒腰在枝头崭露,看看迎春花笑逐颜开地争相绽放,瞅一眼从沉闷的大地钻出的小草的那份勇敢和自豪。

谁也阻挡不了春的来临,如我们无力阻抗生命滑翔时不为人知的颓衰,如我们无法预枓猝不及防的命运迁变。

热爱大自然的人们,更是倍加珍惜这万物复苏、春意盎然、暖意渐至的春晓一刻。

风筝在空中飘舞,渐次高远而渺小,放飞的希望、喜悦和激情,也时浓时淡变得飘渺。晨练的人们,在湿地公园宽敞的马路上尽情地呼吸着这自由清新的空气,感受风感受雨感受阳光感受万物醒来时的美妙。

但我却蜷缩在屋子里,徜徉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浸在回忆、遐思和苦思冥想中。想是平常的人,就过平淡的日子,闲暇时就享受生活,忙碌时就去忙当下该做的事,可我总是思绪凝重,不能安静地享受生活,那都是因为云,唉!

云是我的外甥,我是他大姨。

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他是携着幸福和欢快来到这世上的。他的降生如大地临春,让爷爷和姥爷家所有成员的脸上都开着灿烂的花朵,芬芳了两个家庭的生活,满足了他们期盼的心情。

云,很安静很乖巧,大家一致让文化功底深厚的姥爷给取名,姥爷思索良久,说男孩儿应有壮志凌云之志,就取名凌云,久之,人们都叫他云。

名如其人,他真的就似一朵云,在属于自已的那片蔚蓝色的上空漂游。

爷爷视若掌上明珠,每天把他带到自行车上出去兜风。很快弟弟出生了,母亲忙不过来,时常把他放在姥姥家,他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太为乖巧可人。一岁多点的人,说话很清晰,从不哭闹,想撒尿,他就说:“姥姥,我尿尿。”饿了,他就拉一下姥姥,“姥姥,我饿。”

姥姥常说:“没见过这么乖的孩子。”

姨姨们都特别喜欢他,只要有空都爱抱着他逗他玩。

爷爷对这个大孙子是宠爱有加,几乎形影不离。

在他五岁多时爷爷大咯血带着深深的依恋永远地走了。他还不明白死是咱回事,但再也没有人带他去兜风了,没有人总是带他到小卖部给他买一些小玩意儿了。他看到人们将爷爷装进一个大大的红木箱里抬走了,从此,他再也没有叫过爷爷,就是有那也是在梦里。

之后,云的笑容少了,越发乖巧了。

后来,他上学了,非常懂事,学习很用心,每天背着自已的小书包去上学,回家后就写作业,从不用大人督促和操心。小小的就一天能写完一个本子,而且正面写满在反面还要写,铅笔也是短得都握不住了还在用,父母在学习上从来没有操过多少心,为此村里人都常投来羡慕的眼光,父母也感到骄傲。

姐的两个孩子学习都是出类拔萃的。

我们常说姐两个孩子比我们一个都省心多了。

日子在平淡里匆匆而过,转瞬间孩子已高大魁梧起来。

云和弟弟都已是高三和高一的学生。云高高的个子,身材笔挺,憨厚而腼腆,见人总是微微的一笑,继而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你问啥他说啥,不问他多一句话也没有,见人总是有些拘谨。

在家里数他个子高,而只小一岁多的弟弟却显得矮小单薄,但要机灵,鬼点子也多,他总是能将哥哥唬住,有时指使哥哥这样那样。

云几乎没有朋友,他平静地徜徉在自已的世界里,他的世界是孤独的。他太过懂事太过听话,以至于父母没有发现他没有童年没有快乐没有伙伴,就连父母也没有走进过他的心里。

他个子高总是坐在最后一排,学习一直很好,不惹事不调皮,他静得连老师也慢慢的将他淡忘了。

高考前半年的一天,他命运的第一次转折悄然而至,他欣然接受了。

他就是这样听话,父母为他铺设的道路,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对,我不知道他内心是否也挣扎过,抉择过,甚或痛苦过。

他大伯在部队,侄儿的事自然是要帮忙的,更何况侄儿又都争气懂事。云的父母和他商量,让云当兵,不然两个孩子相继高考,即便考上也供不起,一个农民家庭靠十几亩田地供两个大学生确实不易。

当父母将这一决定告诉他时,他思虑片刻没有说什么,他应允了。

云要去当兵了,这时一向默默无闻的云给了班上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十一年寒窗苦读,没有检验一下自已十一年辛劳的成果,没有走进梦寐以求的考场,就悄然退场了。

云的学习是尖子班五名之前的,是圆大学梦的好苗子。

同学们唏嘘不已,无不为之惋惜。老师也为他这一壮举惊骇,静默的他怎会有这样的抉择?

这个高大的身影从此在这个班级消失了。

班长,无法接受他这样轻率的选择,两天后亲自来到他家,和他促膝长谈,要他无论无何参加完高考,那怕考上不去上也行。

班长说了那么多,他一直静静地倾听,谁也不知道他内心是否翻江倒海,波澜壮阔;是否为之动摇;是否是在替父母分忧。从他冷静的外表你无从知道他真实的内心。

他只是笑笑,送走班长。

父母也感遗憾,问他咱想的,他只是淡淡的一句:“当兵。”

在部队他年龄最小,但个子最高,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他分到了武警支队。

一年后,不负重望他考上了武警指挥学院。

那时这个家如他出生时一样,笼罩在喜气洋洋节日般的气氛里,至亲好友赶来庆贺。

云穿着那身军装,英姿焕发,萧洒魁梧,脸上溢满笑容。

但庆贺的人群里没有一个是他的同学或是朋友,我隐隐感到了那份他深藏的孤寂,他依然是不善言谈。

在人们喜不自禁的欢愉里,在云给我敬酒时,我对云说:“适者生存,你要改变自已,要多与人交往。”

云,面带微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我真希望他能彻底改变一下自己,走近同事朋友,走出孤独矜寡,敞开心扉,让阳光进入,让温暖进住。

云的父母沉浸在满足和幸福里,孩子是那样的懂事和争气,再多的付出和辛劳都变得轻松愉快起来,更何况孩子上的是军校,不用为学费发愁,这也是当初断然让他弃学当兵的原委。

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因这个家幸福氤氲的浸染,沉醉在酒香茶韵美味佳肴人欢愉的氛围里,在融融的羡慕里投以赞赏的目光。

云在学校里平静地学习、生活,没有跌宕起伏的激情演变,亦无磕磕碰碰的生活磨砺,在军营那个集体里循规蹈矩地学习、训练,没有深交的朋友,但能与人和谐相处。

无论是学习任务还是军训科目,他都能按要求完成。

他总是定期按时给关心他的所有亲人打电话问候,大伯、姑姑、姨姨无一例外,对总是关心他牵挂他的奶奶、姥爷、姥姥还有姨奶奶都会打去报平安的电话。

生活里总少不了一些小插趣,但那点趣味足以让人迷失,尤其是对一个平时缺乏情趣的人,对一个孤寂太久的心灵,仿佛死水样的生活里激起的涟漪,能激活内心最为柔软渴求的神经,那点温暧进入久渴的心田,即使一点点的温润,都能甜透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云就是在那次住院时邂逅了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是部队医院的一名护理员,因着工作常进出云的病房。云的帅气,笔挺的身材,军人的飒爽无不透着洒脱和魅力,还有云那礼节性的微笑,搏动了姑娘的芬心。

云总是憨笑,太过拘谨,他只是默然地追寻着姑娘的身影。

那个女孩大胆奔放,频繁地在云的病房逗留,那火辣辣的眼神,无微不至的关怀,尤其是与云谈天说地,丝丝缕缕的情意都浸透了年轻人太为寂寥的心扉。

云的心开始激荡,开始了扑朔迷离的依恋。

然而,云随病情的好转是要出院的,两个人是不可能就这样私守的。以后的日子不可能就这样方便的见面了,更何况云很腼腆,又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这份如绿芽般刚出土初见阳光的温情,就只能在电话线的两端緾绵。

云因为不舍,竟然也做出了平日自己不可能做出的举动。

云买了礼品去看主治医生,要求多住几天。

这样温暖的日子便又持续了几天。

离云学校较近的姨奶奶和表姨去看他,他正在吃饭,他拘谨地放下饭,再没吃一口。听他说买了东西去看过主治医师,连姨奶奶都惊诧,看不出来这老实的孩子还有这心眼。

后来云出院了,一直和姑娘保持着联系,但部队有严明的纪律,他们几乎没有机会见面。

再后来,学校搬迁,云去了更远处的新校园。

又一年春天,徜徉在春风里,复苏的大地,孕育着万物。云坐在车上,心被一路点点的新绿和缀满枝头的鲜花感染,心也如花样绽放,情也被染上层层绿意,激情在这一刻点燃。

新的校园,一切都是崭新的,云的心情也充满了新意,充满了希冀。

云每天都期盼着电话响起,那个号码在手掌心里跳跃,跃动着喜悦和温暧,挑逗飞扬的激情。

那是一段温润而甜密的日子,舒爽得连每一根汗毛都在笑,美好得犹如翱翔在蓝天的雄鹰,他的天空也是那样的宽广湛蓝。生命开始精彩,在阳光下灿烂,浸透幸福的嗞味。

云饱尝了幸福抚摸的感觉……

部队上是不允许拿手机的,只有下课或是训练结束,他才能开机,否则会被没收。

有时云也会将电话打过去,彼此感悟一温暖,询问一下近况。

天有不测风云,云在一次训练中,不慎从单杆上摔下,腰部受伤,痛疼难忍,生活和上下楼都感到困难。学校在一楼腾出一间房,他就一个人住在那,战友帮助打饭,不能动就整天一个人躺在那,父母知道但也没有前去看望,总以为孩子自已就能挺过去。农村长大的孩子都知道父母辛苦不易,也不会向父母提一顶点儿的过分要求。

云就一个人象蹲禁闭一样天天躺在那儿,没有人与他说话,他仿佛沉入了海底,感到窒息、憋闷和无聊。平时不与人交往,加上自己话很少,几乎没有一个知心朋友,身体的不适,加上内心极度的孤独无助,生活陷入了一片黑暗。

发生的这一切他只是对父母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下,没有对其他任何一个亲人提起过。就在这时那个云心仪的女孩的电话再也打不通了,他天天拔打,语音提示始终是无法接通。

那个女孩蒸发了。

关于那个女孩一点一滴的信息也没有,云也无从打探到一点儿关于她的消息。

那女孩蒸腾成一团浓浓的雾蔼,在云栖息的空间氤氲凝重,窒息般地包裹着他,他被挤压的喘不过气来。那个影子就在四壁和屋顶的任何一处游荡,似笑非笑,若隐若现,待定神一看却是一片晃白,目光就在这一片白晃晃的墙壁上变得迷茫。

云感到揪心扯肺的痛,几近绝望,望着房屋那晃白的顶仿佛会慢慢的沉落将他掩埋。他希望自己永远的睡去,他害怕思绪飞溅,厌恶一个人躺在这儿的漫长时光,他挣扎着想起来,想到空旷处呼叫,想到训练场挥汗如雨,但那一动便是钻心的痛,只能无助地没白天没黑夜地煎熬……

两个月的日子比两年还要难熬,那也是生活,那是云不为人知的一段自己浸透心扉幸福到极点又彻骨疼痛到极点的日子。

云上课了,一切都变得陌生而又遥远。

在课堂上,他总是恍恍惚惚,思想总也无法集中,他显得更加孤癖,一天几乎不说一句话,生活陷入无言的困境。

两个月的時光将他甩出很远,他感觉自己远离了这个集体,感觉周围的一切是那样冰冷,他的心总是拧着,仿佛一棵生长在石头缝隙间的小草,在坚硬而又冰凉狭小的空隙喘息,书上的字符也是陌然地注视着他,渐渐晃化成游移的蚁群,如钻入心灵般地烦忧和不安,周围的一切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紧张和压力。

云的身体还没有痊愈,上训练课目时他只能在一边站着,似有无形的忧郁笼罩,感触所有战士的目光都在注视他鄙视他,如太阳强光直射让他炫目。

如何预防癫痫的遗传呢
谨防宝宝患上癫痫疾病
成年人羊角风病医院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