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中班区角活动计划 >> 正文

【荷塘】房子(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陈家院子是川东洪城一个棚户区,住户大多是租房户,这里的楼房或高或矮,无规则地矗立着。小院坝已不存在,只有一些弯弯曲曲像迷宫一样的巷道。潘旺提着酒和菜走向和他住房对面的那栋楼,敲开二楼一号,房间光线暗得跟黑夜似的,他是不需用眼睛看的,这里比自己家还熟悉。

“来啦!坐!潘安还没回来,不晓得在路上被啥钩住了。”玉春说。潘安在一家酒店当保安,夫妻二人跟潘旺是一个农家小院出来的,现在都住在陈家院子,只是潘安租的楼房,潘旺租的是小青瓦房。每天晚饭后,只要潘安不上班,潘旺都要到他们这里来看电视,十一二点才回家。

“兄弟媳妇,炒盘花生米,今晚我和潘安好好整两杯!”

“要吃自己买去!”玉春对潘旺是不用客气的,常开玩笑要他买吃的,潘旺总是干笑着说:“还完房贷请他=你们吃大餐!”

潘旺拉亮灯,拿了两个盘子、三个杯子,分好菜,倒满酒。一股卤香飘进厨房,玉春探出头看了看,红色的酒瓶子在灯下闪着光,卤菜像打过蜡一样亮,肺叶上浓稠的红油和碧绿的香菜交相辉映。

玉春心里嘀咕起来:潘旺是个细箩筛,今天买酒买菜,必定有事相求。如果提钱的事,将一口拒绝,她早和潘安盘算好了,留着装修房子的钱,就算是亲娘老子也不能借出去。

“潘旺哥,你整那么隆重有啥好事?”玉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双手叉腰站在屋子中间问。

“我经常到你们这里吃吃喝喝的,就不许我请你们一次?”潘旺仰着头,带着深深的笑意,绿豆般的小眼睛闪烁不定,嘴角两边的皱纹像一道道弧线,在他瘦削的脸上显得格外醒目。

“这话见外了啊!是嫂子要回来了吧?孙女都六岁了,你们牛郎织女的生活也该结束了!”

“孙女读小学她就回来,快了,快了,你熟门熟路的留个心,你嫂子回来,跟你一起干保洁。”玉春看着潘旺,不作声,心想他一定有事,以前也买过酒,买菜却是第一次。潘旺顿了顿又说:“今天贷款全还清了,比计划提前三年。无账一身轻啊!压在心底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潘旺低下头,一双大手揉搓着脸颊,似乎要抺去岁月刻下的痕迹。

八十年代初期,潘旺家只有两间土墙房,潘旺到二十七八还找不到媳妇,为潘家传宗接代的大事,母亲狠狠心让刚刚十六岁的小妹妹做了掉换亲,嫁了一个大字不识的半老头。妹妹一次次想离婚,终因怕威胁哥哥的婚姻而罢休,这件事给了潘旺重重的打击,他从此和酒结下了缘。

潘旺的儿子到省城上班时,他拿出三万元积蓄,又贷了款,在省城给儿子买了一套二手房,儿子顺利地娶了媳妇。为还贷款,潘旺随着打工大潮,背井离乡,深圳、新疆、西藏……哪里工价高,就往哪里跑。去年满六十岁,因为儿子干预,才留在县城,在一个药店上班。举全家之力,今年终于还清了房贷。

“还是你脑子灵活有能耐,人这一辈子,最大的事,就是买房子,那几年我叫潘安傍着你出去挣大钱,他就舍不得老窝窝,转去转来,一套房子悬在那里没钱装修。”看到潘旺那张得意的脸,玉春忙按下心中的妒火,“他白有一个壮实的身体,谁相信你们是老庚呢?面相看起来倒像两爷子。”

潘旺干咳一声,一点也不生气,“男人不经活,我们队上同年的四个男人,得癌症死了一个,喝酒摔死一个,就剩我跟潘安。我不想长命百岁,房子是一生最大的事,有了房,才有家!”

玉春转了话题,两人细数身边多少人发财、多少人当官,兜了一圈,又说到房子的事,玉春计划明年装修新房,潘旺筹划两年之内,完善老家十年前就该培修的老屋。

一个月后,潘旺的老婆告诉潘旺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儿媳妇怀上了一个男孩。潘旺把这一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玉春,玉春脸上诧异的表情转成羡慕,最后变成愤怒。因为他们只有一个孙女,出于经济压力,儿子儿媳不准备带二胎。人比人,气死人!

“男孩子比不得女孩子,得早作打算,我们准备给他按揭一套电梯房。说不得不再拼几年了,老屋就等到养老的时候再修整吧。”潘旺计划着几辈人的事,他说得津津有味、唾沫飞溅。这天晚上,潘旺一口水也没喝成,玉春突然头痛,想早点睡觉。潘旺知趣地告辞,回家后坐在他的黑屋子里,看着潘安家的灯十一点还亮着,他没有懊恼,一人自顾自笑着,孙子是他家的香火和希望,不能怪玉春不给他面子,他们家再下一代就改别姓了。

潘旺在宏达药店上班,每天下乡送药。他的同事都知道他在省城有两套住房,把他当富人一样尊敬。实际上电梯楼还在计划之中,他懒得去纠正大家的说法,反正买电梯楼是早晚的事。潘旺开始酝酿新的计划,下班后,他不再去潘安家,独自一人到街上一趟趟溜达,留意每一份招聘广告,看有没有只上夜班的活。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一条路子,他租了一辆电三轮跑早晚班。

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外面打工的人陆续回到家乡,洪城人流量天天递增。晚上,街上行人如织,潘旺的钱包鼓了起来,心被快乐充盈着。五年,不,四年,他就能挣十万,加上儿子儿媳的钱,他孙子的房子就可以按揭了。

凌晨一点多了,车辆和人群从华丽的灯光下渐渐消失,他正准备收工时,左边两人向他呼叫,他加大马力开过去,一辆私家车从路口飞驰而来,两车相撞发出巨大的声响,潘旺躺在变型的三轮车旁边,他意识模糊,电梯楼旋转着向他挤压过来,他想要它停下来,不要让他五腑六脏都难受,他吃力叫着:“房子……房子……”

“他说什么?”车主问老婆。

车主的老婆脸色惨白,她牙齿打着颤说:“房子就是回家,他是怕冷了吧?”

潘旺翻着白眼。

交警很快到了,“你有没有买保险?”交警问车主。

“有!”车主回答。

潘旺听罢,一下晕了过去……

羊角风的治疗办法
日照癫痫病研究所
江苏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