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浙江瑞泰 >> 正文

【江南·琅琊榜】幽深的小巷(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火车在离宁波很近的一座小城市里停靠下来,经过六个多小时的奔波,我们都觉得很疲惫了。如果不是为了应邀参加一个大学同学的新婚典礼,我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到这个不出名的地方来。这样一个普通得给人没有任何印象的地方,在中国何止成千上万个之多,对于工作繁忙而节假日不多的我来说,是很难找到个机会到这里游历的。然而这次老同学的一张请柬却把我拉到了他的家乡,我敢承认这是上天对我的恩赐。出了站台,两手空空的我游荡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没有贴身的朋友,没有笨重的行李,心情舒畅,我就靠一张居民身份证独自行走在陌生城市的每一个地方。这个城市里漂泊着太多杂乱无章的声音,不用仔细去听就能分辨出哪些是本地人,哪些又是外地务工人员。因为有一种自然的眼神镶嵌在他们各自的脸上,这种眼神会告诉你此刻他们是傲慢、神气、不屑一顾,还是失望、惆怅、惶惶不安。外乡人用勤劳的双手创造了这个城市的文明,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却用这种文明去羞辱了他们宝贵的自尊心,这是怎样的不公平啊?

由于找不到老同学的住所,所以寻找私人旅馆就成了那个晚上我最急需解决的任务。跨过一条街道,我看到一个热闹的广场,那里聚集着一堆密不透风的人,看来肯定有新鲜的诱惑吸引着他们的目光。我循着悠扬的歌声和耀眼的灯光走过去,出乎意料地居然在那里看到了一次独具特色的产品促销活动。举办方是对面的那家大型商场,它的投资者为了吸引人们的眼球,竟然耗费大量资金聘请了三位香港艺人和三位内地艺人同台演出,而那位靠吃嘴巴饭的主持人为了营造现场气氛更是声嘶力竭地喊破了嗓门。广场在那一刻达到了热闹的高峰,许多群众(特别是少男少女)兴奋地跟着乐队的伴奏、明星的演唱和主持人的尽情呼喊而欢呼雀跃。他们像其他正在享受幸福的人们一样,忘记了城市的存在,忘记了在社会底层挣扎的劳动人民的存在,也忘记了那些茫然若失的外乡人的存在。金钱真是个罪恶的东西,它把那么多原本拥有理智和感情的人们变得麻木,也正是它在这个社会上铺设了许多纸醉金迷的陷阱,诱导一些意志薄弱的人死心塌地地往里面钻。虽然我是怀着愉快的心情来到这里,但是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难道不也是和那些无家可归的异乡人一样吗?在有人关心有人呵护的时候感到温暖,在远离亲人孤苦伶仃的时候感到寒冷。

顺着街道拐角处的一块指示牌,我看清楚了私人旅馆在这座城市所处的大概位置。它由于嫌弃自身的简陋寒碜,不敢走出繁华的大街招摇过市,更不敢挂着星级酒店的名义自我炫耀。瞧,它只是靠一块不起眼的广告牌的提示而将自身蛰居在小巷的最里头,所有激情和欲望都可以在它前面招揽生意。您一定猜到了,这条幽深的小巷就是很多人不愿意看见的红灯区,而它就在我的眼前、在这个城市偏僻的角落里出现了。我感到无可奈何,该不该走进这条小巷呢,能不能为了节约一点钞票而和这种罪恶的文明地带沾上关系?可是转念一想,我又不得不那么做。在那个夜阑人静的陌生城市,我除了看清楚自己疲倦的表情外,还能看到什么呢?是它破旧不堪的老火车站,是它高大巍峨的广场建筑群,是市区轨道交叉的汽车路线吗,应该都不是。作为第一次来到这里的异乡人,我怎么可能像这个城市的老居民一样在短暂的时间里寻找出其它接待客人的廉价旅馆呢?不可能,当然不可能,我能找到一家近在眼前的旅馆(事实上我也没有到达那家旅馆,只是知道了它的大致方位,能够在较短的时间里找到它),而且保证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在一个安静的地方歇歇脚,心里还是倍感愉快的。我不能再返身走到别的地方去了,天太黑了,时间也不允许我胡乱地消磨下去,所以我对自己说,还是去前面的那家旅馆住宿吧。

我现在置身的这条小巷正是这个文明社会里最粗俗最肮脏的地方。这是一个城市所有陌生男女性交易的最大集中地,是这个宁静的夜晚让单身男人或旅行者魂牵梦萦的地方。当我不经意间跟着一群醉酒或寻欢作乐的男人们走进幽深的小巷时,所有古怪、麻木和狰狞的面容就在那一瞬间统统出现,当然这些面孔包括男人的和女人的,嫖客的和妓女的,还有许多像我一样自身纯洁而实质上不关心人民苦难的麻木过路人。我久久地仰视着他们,如同看着一位伟大人物,他自信的动作和傲慢无礼的神情深深地刺痛了同样身为男人的我的心。我在那一刻萌发了许多强烈的想法,为什么他们在这个社会上一事无成,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却能够在女人的身体上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为什么他们沉醉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却可以摆布一些比他们心目中的女人还要漂亮得多的卖身妓女——尽管她们的内心肮脏如煤?可是没有人能给我回答,那些面目清秀身段妖娆妩媚的妓女,尽管在这个僻静的角落里和男人干着罪恶可耻的交易,但是她们却尽其本能地挽救了社会上很多即将走向堕落深渊的灵魂。可想而知,如果没有她们的存在,会有更多的单身男子无法发泄他们内心强烈的情欲,也将意味着会有更多的未成年或刚成年少女被卷入黑暗的阴影里。是她们,是一群疯狂卖身、不知廉耻的女人拯救了一个可悲的社会阶层。

我终于看到那块硕大透明的霓虹灯广告牌了,它就安静地竖在小巷的尽头。我的目的地到了,这家廉价的私人旅馆原来就藏身在这里。它躲在这个城市红灯区的后面,躲在文明人腐朽的夜生活背后,让初到这里的旅行者也无端地怀疑起它真实的营业目的。直到我的双腿迈进了旅馆的大门,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才在那一刻被我看清楚。原来这家私人旅馆也和这条小巷的其它按摩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不过从营业场所的设置情况来看,它比其它单纯的按摩店要正规一点。从吧台的价格表上,我得知这家旅馆总共设置为三层,第一层为小姐房,即是典型的红灯区性质,很多嫖客会在这里完成他们和小姐之间的交易;第二层是普通单间和双人间,供外地的游客或暂留客解决住宿问题;第三层是价格较昂贵的套间,除了可以公款报销的领导和生意人以外,很少会有人使用。我毫无疑问地选择了普通单间,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能够在这里安安静静地度过一个特殊的夜晚;也许过了明天,我就不会在这个城市里停留了。

我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上二楼,拿出旅馆提供的钥匙打开房间的门。这还算是一个比较整洁比较舒适的房间,就连有许多个人隐私的我也觉得在这里居住无可指责,看来老板对客人的照顾的确很周到,把他们顾虑到的问题事先都想到了。我确实很欣赏从事服务行业的人有这种敏锐的眼光和自觉的行动。说实话,这种软件服务能够弥补许多硬件设施上的不足之处,毕竟人都是有感情有理性的。我洗了把脸,去浴室冲个凉水澡,然后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看报纸,看完报纸又看了一会电视,等电视看累了又去看下报纸,如此往复循环下去,直到没有知觉地自然入睡。可是我的理想休闲模式被人无意中打破了,当我刚刚关灯打算睡觉的时候,一阵响亮的叫喊声将我从宁静中惊醒。我曾无数次拒绝听见的女人尖叫声又那么逼真地在我耳畔响起,成为我当天晚上即将失眠的最好理由。

我跳下床铺打开房门,一片杂乱无章的吵闹声显得更响亮了。“给我滚出去!”女人的声音是那么愤怒那么清晰,仿佛她的胸腔都要在瞬间炸成碎片。“滚出去听到没有?别拦在这里给我丢脸,我还要靠这张脸皮赚钱呢。”接着好像安静了几秒钟,像有个人在窃窃私语地说着话,我站在楼上无法听清楚,但是很明显是个男人的声音——这种感觉我把握得不会有错。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决定跑下楼去——经过这么长时间断断续续争吵声的干扰,我已经睡意全无,即使让我现在就穿好衣服走出去约会朋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我关好房门,走下楼梯,果然在一楼吧台前看到一大群人围着一对三十多岁的男女,他们当中不乏打扮漂亮的小姐和旅馆老板娘,此外还有一些像我一样被他们吵醒的住宿客人。围观看客们几乎做出同样的表情,那是夹杂着冷漠、担心、害怕、失望和无能为力的多种复杂表情,他们全都默默地看着那女人。

她穿着一件眩光发亮的丝绸衣服和一条紧身牛仔裤,脖子上挂着长长的项链,头发被烫成狮子头,发梢还留下不少挑染的痕迹,眉毛和眼角线明显地进行过长时间的化妆,嘴唇上也涂有浓厚的口红。这一切很显然地在告诉别人,她就是这里的职业小姐,是这个红灯区里的妓女当中的一员。既然我们都知道了她的身份,这位少妇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隐瞒了,她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地张口辱骂面前这个男人,仿佛他的到来使她颜面丢尽似的。

“你赶快给我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我等会还要接待客人,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意。”

男人几乎在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内哭泣起来,当他听到女人的厉声呵斥时,内心的颤抖是可想而知的。他不知道由于做错什么事情,竟然一头跪在他的面前,以孩子请求家长原谅时的那种口吻对她说:“请你不要这样,千万不要这样……”

他没有站起来,而且把头越沉越低,几乎碰到了地面。女人没有力气拉他出去,可能也做不出这样的事,她只是朝前走了三四步路,对着吧台里的收银员喊道:“喂,张美美,给他来两瓶啤酒,顺便叫人将他拉出去,他醉到哪里就让他睡到哪里。”

我全然把他当成了一个乞丐看待,在这么一个漆黑的夜晚,乞丐竟然跑到旅馆里来找妓女,这真是天底下最荒唐可笑的事情啊。你看他那痛苦的表情,我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他的身体在那些蔑视的目光和侮辱的讥笑声中变得扭曲,仿佛遭到了暴徒的殴打,他的脊椎骨从头到尾弯成一具弓形,显示出生命的极端苦难与不幸。他没有看我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人,似乎我们都不存在;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位大声喧哗的少妇。

啤酒递上来了,男人像触电一样抬起头,准备伸手去拿。“请先付现金吧!”他听到服务员这样说道。

“哦,多少钱?”他问。

“一共是十二块。”

“十二块?两瓶啤酒竟然要卖我十二块?这该死的东西,想吸干我的血呀?”他不满意地咕哝道,“不要啦,拿回去吧,我不要啦。”

旁边的妓女们哈哈笑起来:“先生,您真是一个十足的大傻瓜。您连两瓶啤酒都买不起,还想到这种地方来泡我们?告诉您吧,我们再不值钱,也比您的两瓶啤酒来得昂贵,知道吗?”

他啜泣起来:“不是,你们误会了。我不是想到这里来买啤酒,我是为了……为了找她……找她回家。”

男子说完后,用手努力地指了下那个少妇,大家的眼光又集中到少妇身上。在我们看来,少妇是个无辜者,她虽然身为小姐,没有一个好听的名声,但她也应该有生活的自主权,为什么可以受那些穷苦落魄的男人的骚扰呢?

我走向前去,替他付了两瓶啤酒的费用,让他称心如意地喝到啤酒。我想他的目的应该达到了,他完全可以转身离去,不再纠缠着女人不放。可是他仍然赖在这里,握着酒瓶的手由于紧张而不停地颤抖,他每喝一口酒都显得相当费力,好似婴儿吸奶一样。他的目光仍然在少妇身旁旋转,两眼呆若木鸡地盯着她看;他已经很疲惫了,我能感觉得出只差一口气这个男人就会瘫倒在地。他难道还没有受够女人那尖酸刻薄的话语吗,他的自尊心难道还没有被这种诽谤和侮辱击碎吗?我感到难以理解。

少妇恼怒地在一楼大厅里走了好几次来回,看见他还呆在那里,于是火气一下子从心里直冒出来。她朝着他大声嚷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还嫌没把自己的脸丢尽是吗?”

“我要你跟我回家。”

男子还是说出前面向我们提到过的这句话,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场的十几个人中竟有半数以上笑了起来。他们以为这个乞丐喝醉酒了,竟然当着妓女的面说起暧昧的胡话。可是只有我在这一刻发现了一个微小的细节,当“乞丐”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里流露出从来没有过的真诚;而当“妓女”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色不由得变得通红,只不过这片红印很快消失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我在心里反问自己。莫非他们是一家人?不,不可能吧,这样的男人和这样的女人,我怎么能够胡思乱想。

“别白日做梦了。”那个女人朝他喊道,“一个穷光蛋,窝囊废,还有脸来找我回去?告诉你吧,我就是去跳楼去撞车,也不会跟你回去,听明白了吗?”

他的手顿时抖动得厉害,仿佛遭遇电击一般,突然啤酒瓶从他的手里滑落到地,玻璃和啤酒泡沫打得遍地都是。在围观者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一头栽倒在地板上,头颅与地板间发出重重的撞击声。多么强烈的精神打击啊,这个男人几乎被沉重的压力打倒了,难道他们真的就是别人绝对想象不到的一家人?

老板娘和我,还有几个男客人纷纷出力将陌生男子抬到一张椅子上歇着。等到那个女人走开后,老板娘才悄悄地对我们说:

“不瞒你们各位,他们两口子还真是一家人呢。可惜还没有离婚,就闹成这般地步,说出去真是丢人现眼呢!唉,可怜的男人,怪只能怪他自己没有本事,一个大男人连自己的老婆都养不活,做人能不窝囊吗?所以这辈子他只能靠戴着无数顶绿帽子生活了。他曾经到我们旅馆里来过不下四五次,每次都是现在这样的翻版。我是很同情他,可是仅仅靠这点同情有用吗?”

癫痫病要多吃什么比较好
北京癫痫病专治的医院
解预防癫痫病的方法

友情链接:

三日打鱼网 | 赤柱真人 | 小说女儿红 | 香山高尔夫俱乐部 | 看透高阳 | 男光女糙 | 囫囵吞枣寓意